彼得·蒂尔谈新三板:认为每一个公司都要IPO 那就危险了 - 新三板在线
登录|注册
关闭
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彼得·蒂尔谈新三板:认为每一个公司都要IPO 那就危险了

导语彼得·蒂尔表示,IPO是很重要的,但如果大家都认为每一个公司都要IPO的话,那就危险了。他表示这是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泡沫的原因。大家把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了资本上,而不是在现实当中。这样就变糟了,会搞砸。

凤凰财经· 2015-05-28 · 浏览21707


 

        凤凰财经讯 由北大国发院和全球创新论坛组委会共同主办的全球创新论坛第二期“中美创新巅峰论坛”5月28日在北大国际关系学院秋林报告厅举行。本期论坛的主题是“互联网+时代,中国企业如何实现从0到1”。

      36氪联合创始人、COO魏珂在论坛上问硅谷创投教父、Paypal创始人、Facebook、Tesla投资人彼得·蒂尔怎么看中国的新三板?

      彼得·蒂尔先以他一贯的风格回答到“如果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看到很重要的话,这就是危险的。”接着表示,IPO是很重要的,但如果大家都认为每一个公司都要IPO的话,那就危险了。我们要考虑到是否这个公司需要IPO。他表示这是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泡沫的原因。

      他表示,这样的情形下,这些潜在的经济危险是又重现了,这是对资本的风险,这些导致了资本泡沫。大家把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了资本上,而不是在现实当中。这样就变糟了,会搞砸。

以下为对话实录:

       魏珂:首先非常感谢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彼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我是他的一个重视的粉丝,我也读过他的书,这是一个非常激励人心的一本书。在过去三年中我都没有读到这样精彩的一本书,未来也很难有一本书超越这本书的内容了。

       我的问题是在中国的资本市场或者是在美国的纳斯达克外,每个人都发现了中国有一个新三板。中国在之前有很多公司到纳斯达克失败了,为什么失败了?36kr我们过去是关注技术,后来是媒体,后来我们希望在创新方面寻找一些机会,我们发现在中国有很多的创业平台和投资平台,而且我们发现有很多的公司希望寻找一些新的方式来给自己融资,支持自己企业的创新。所以我想问彼得,你对这个市场是不是非常乐观呢?就是新的金融工具,融资工具,你对这些融资工具是不是持一个乐观的态度呢?

      在过去的几年中,移动互联网有非常快的发展,而且有其它的创新都出现了,所以这些创新对于风险投资来讲,可能他们并不是特别熟悉这些领域,所以很难分析所有的创新是不是值得投资的。所以我想问一下您在这方面的观点是什么,而且您对于这种复杂的情况是怎么处理的?其实感觉所有的事情是很困难的,很难把握所有的关系,您怎么选择其中重要的一点呢?

      彼得·蒂尔:我希望能够整合的回答这些所有的问题。在资本市场而言,这些事情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如果把所有的东西都看到很重要的话,这就是危险的,IPO是很重要的,如果说大家都认为每一个公司都要IPO的话那就危险了。我们要考虑到是否这个公司需要IPO,这是在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泡沫的原因。这样的情形下,这些潜在的经济危险是又重现了,这是对资本的风险,我想这些导致了资本泡沫,大家把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了资本上,而不是在现实当中。这样的事情就变糟了,搞砸了,所以我认为这些在日本,德国或者是英国的资本市场当中,所有的国家,他们参与到经济浪潮,科技浪潮当中,是非常晚的,因为日本采取很保守的观点,因为劝说这些监管者能够放开监管这是很难的,是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所以,这些投资随着时间的发展是在下降,随着两年之后,或者是一段时间市场就关闭了。在美国,纳斯达克在20世纪70年代开启,80年代就有了泡沫,这个是有历史性的经验教训,在德国或者是在日本,他们在市场峰值期间选择进入,这是非常有风险的事情。我想中国可能不是完全的和其它国家的模式相同,但是我还是有担忧,就是中国现在也很大的关注点在IPO上,在1999年有300家科技公司IPO,所以在现在的一个情境下,很多的融资通过私募,通过私人投资。在硅谷只是一些弱小的公司才这样做,我们看到公募市场是那些参与者都秉持着非常相对开放的观点,在公共市场,让大家都进入到融资的过程中,而这些弱小的公司可能只能参与到进行私募的方式进行融资,如果你走向公募的话,你要告诉大家你的公司是什么样的,是怎么样的,是希望使自己成为具有竞争力的的公司,对谷歌来说2002、2003年非常重要,它和雅虎进行竞争,2004年的一个错误是,谷歌赚了这么多钱,大家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做的,大家再想效仿已经为时已晚,谷歌做的是比别人早一步,所以有了竞争优势。所以20世纪90年代一直到现在,无论是这些弱小的公司,都是起步比较晚,都是在市场比较成熟的阶段才进入。这不是明智的。

       那么对资本投资怎么样能成功呢,从大体而言,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如果我们有更多的创新,那就能更好,我们可以进行更多的资本来源的多元化,对于社会而言,这是一个利的消息,对于风险投资者而言,我要问自己的问题是,我们怎么样和其它人进行竞争。我的答案就是作为一个投资者,你需要真正的为自己想,为自己思考,可能有的时候我需要找到捷径,这样是很危险的,无论是在天使投资还是其它投资当中,有很多人希望能够仰仗大家能够其它人把所有的工作都做了,比如说5万的融资,可能大家都仰仗其它人,比如说有20个人,你希望19个人都把融资任务完成了。我们需要考虑到怎么样去分工,怎么样才能找到最佳的捷径,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面临的所有的风险。尤其是做这些新的融资模式的时候。

      还有另外一个主题,我想说的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创业企业的生态体系和创投生态体系,怎么样进行一个平衡,有一些人作这个体制当中很幸运,而一些人不是。可能就像买彩票一样,不知道他是否会获益,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诱惑。这是锁定一个特定的行业去投资,像买彩票,它是一个很大的野心。这是一个广而视之的真理。这是涉及到运气的问题,这是说的我们的懒惰,我们只是仰仗我们的运气,没有近来切实的分析,不知道这个事情怎么运作的,是否值得我们投资,所以这是我们应该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考虑,我们公司是否在这样的形势中获益,不应该犯懒,在值得大量投资的时候进行投资,我想这是一个大家不只是对投资者而言,尤其是大家进行像彩票业务风投的时候,应该考虑到的一个信念模式。


2018新三板峰会 - 新三板在线
我有话说……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 | 注册
暂无相关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