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 · 正文

国资纾困资金规模或超2000亿 四大模式盘点

转载 界面新闻 · 2018-11-15 ·
近月来,国资纾困成了各层面的要事,政策风频吹,市场感受前所未有的清晰。

  近月来,国资纾困成了各层面的要事,政策风频吹,市场感受前所未有的清晰。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10月20日召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专题会议,会议重点就是分析三季度经济金融形势,研究做好进一步改善企业金融环境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有关工作,提到诸如实施好民企债券融资支持计划、研究支持民企股权融资,鼓励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民企发展支持基金;对暂时遇到经营困难,但产品有市场、项目有发展前景、技术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不盲目停贷、压贷、抽贷、断贷等举措。

  11月9日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表示,将用好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定向滴灌,在激发微观主体活力方面精准发力。加强货币政策工具创新,为经营正常但暂遇困难的微观市场主体纾困。实施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研究设立股权融资支持工具,带动民营企业信贷、债券、股权等融资渠道改善。用好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抵押补充贷款等政策工具,扩大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担保品范围,加大对小微企业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金融支持。

  银保监会10月发布《关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表示要允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发挥保险资金长期稳健投资优势,参与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为优质上市公司和民营企业提供长期融资支持,维护金融市场长期健康发展。另外银保监局主席郭树清在几天前,专门就金融支持回答媒体,提到了金融管理部门今年以来为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问题所做出的努力,以及强化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信心等。

  证监会方面,当然也做出过类似声明。10月2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打好防范化解风险攻坚战的决策部署,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证监会支持各类符合条件的机构通过发行专项公司债券募集资金专门用于纾解民营企业融资困境及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

  一系列的表态,也预示着这波国资纾困,将会规模浩大,事实上也是如此。

震慑型举牌

  11月8日,*ST尤夫(002427)披露,上海垚阔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垚阔)在1个月时间里完成举牌,其中在10月11日至10月31日之间增持了1072.03万股,成本在11.04元/股-14.22元/股之间,11月1日至11月7日里又增持了918.75万股,成本在13.51元/股-16.15元/股之间,合计持有总股本的5%。如此算来,上海垚阔大约花了2.72亿元的真金白银。

  上海垚阔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来头不小。据公告称,该公司是金融机构以及企业联合设立的,旨在响应党中央关于金融工作服务实体经济的指示精神,以及国家发改委、证监会等部门鼓励市场化债转股的号召,帮助尤夫股份解决或有事项,使之恢复正常经营的专项解困基金。此权益变动是基于对上市公司在逐步解决自身或有事项后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希望通过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获取未来收益,为解困上市公司服务。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上海垚阔的股东中,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与持股*ST尤夫6.99%的第三大股东“中融-证赢13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另据媒体描述,上海垚阔的法定代表人黄婧曾在2011年5月至2014年1月任*ST富控证券事务代表,而*ST富控与*ST尤夫的实控人则是颜静刚。这千丝万缕的关系看得让人眼花缭乱,案例有其独立性,所以类似这种震慑型举牌纾困的,目前还较少。

掌握型控股

  如果说举牌还只是停留在诉求的话,直接掌控性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最近地方国资委最常见的手法之一。

  11月13日鸿利智汇(300219)公告,公司原本并无实际控制人。7月19日至11月9日之间,金舵投资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了3567.96万股,构成举牌,并使得自己持股比例升至26.38%,同时金舵投资也提名了5名董事候选人,按照累积投票制及平均投票法,假设金舵投资将其所有选票平均分配予其提名的5名董事候选人,根据最近三年股东大会出席股东及股东代表所持股份数测算,每名董事候选人的得票总数超过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所持表决权股份总数(以未累积的股份数为准)的二分之一的可能性极大。金舵投资所提名的5名董事候选人将全部当选,金舵投资决定了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的选任。因此,鸿利智汇在此权益变动之后认定,金舵投资为公司控股股东,泸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这是通过举牌变更实控人的案例。

  紫鑫药业(002118)11月13日同样有类似披露,该公司接到控股股东康平公司通知,康平公司与峰岭大健康公司于2018年11月9日共同签署了《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书》,双方以共同成立的顺驰医药大健康公司为项目主体,共同投资总额为143亿元项目。峰岭大健康公司向顺驰医药大健康公司注入不低于100亿元的等值国有企业产权、股权及其他资产;康平公司向顺驰医药大健康公司注入不低于43亿元等值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康平公司持有的无权利瑕疵、无质押的公司股份总数的20%股权(2.562亿股)及其他资产。如此一来,顺驰医药大健康公司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持有上市公司2.562亿股,占总股本比例约为20%,顺驰医药大健康公司实际控制人则为柳河县财政局。这是注资变更实控人的案例。

  美晨生态(300237)11月12日称,控股股东张磊和潍坊城投、诸城投资在9月5日和11月7日签有股权转让协议,交易达成后,潍坊城投将持有美晨生态3.12亿股,占美晨生态总股本的21.46%,成为美晨生态的控股股东,潍坊城投的实际控制人潍坊市国资委将成为美晨生态的实际控制人;另外诸城投资将持有美晨生态7843.14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4%,成为美晨生态持股5%以上的主要股东。潍坊城投与诸城投资为一致行动人,潍坊城投与诸城投资合计持有上市公司26.86%的股份。这是股权转让的方式变更的实控人。

  这之外,霸气出手剑指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案例还有亿利达(002686)、大富科技(300134)、合力泰(002217)、中金环境(300145)、利德曼(300289)、欧浦智网(002711),以及云铝股份(000807)等。

战略型辅助

  如果说直接拿下控制权显得霸气有余的话,那么参股战投的模式,就又是另一番光景。

  鼎汉技术(300011)11月13日公告,公司拟引入广州轨道交通产业投资发展基金(有限合伙)(下称广州轨交基金)作为战略股东,广州轨交基金是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牵头发起设立的专门针对轨道交通产业领域投资的私募基金,股份转让完成后,广州轨交基金将持有鼎汉技术558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协议的签署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变更。公告称,公司方面希望携手广州轨交基金进行战略合作,通过资源共享,借力广州轨交基金平台优势与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丰富产业经验和项目储备,实现公司“打造轨道交通领域最值得信赖的国际一流企业”战略愿景。据企查查信息,上述两家牵头公司来头都不小,见下图。

  中原环保(000544)在10月25日与河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郑州公用事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作内容包括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支持“双百企业”改革实施、推进解决同业竞争、业务资源整合,以及综合金融服务等。上述两家战略型公司追溯起来,前者属国务院国资委旗下,后者属郑州国资委。

  对英飞拓(002528)的辅助,则是通过参与定增的方式。据悉,英飞拓打算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6亿元,而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深投控)成为公司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唯一认购者,以6亿元现金获得英飞拓12.7%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根据公开资料,深投控为深圳国资委旗下的大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着力构建投资融资、产业培育、资本运营三大核心功能,肩负服务深圳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城市建设的重要使命,资本实力雄厚。截至2017年底,深投控注册资本230亿元,资产总额约5000亿元,年均营业收入约500亿元,年均利润总额约200亿元。

  类似案例还有英唐智控(300131)、智慧松德(300173)、摩登大道(002656)、森源电气(002358)、梦网集团(002123)等等。

外围援手型

  当然国资出手绝非只有上述几种手段,形式多样化手法不拘泥,正是此波援助的特点。

  比如科陆电子(002121)这厢,10月30日该公司公告,为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补充流动资金,公司拟向深圳高新投申请总额不超过2亿元的委托贷款,期限不超过6个月,科陆电子实际控制人饶陆华提供无条件的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深圳高新投持股41.8%的股东为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另一位持股11.04%的股东深证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其背后均为深证市国资委,另外深证市财政金融服务中心也做为股东在深圳高新投的股东名单上,持股比例14.94%。

  再如正业科技(300410),11月9日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正业实业与东莞信托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公告里是这么介绍东莞信托的:东莞信托是东莞市属国有控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着力于大力扶持东莞本地优秀企业的长远发展。很快在11月12日,正业科技再发公告称,控股股东正业实业、实际控制人之一徐地华通过债权融资的方式合计获得东莞市上市莞企发展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东莞信托提供的4.16亿元资金支持,有效纾解了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雷曼股份(300162)10月17日曾披露,公司接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函告,实际控制人李漫铁将质押给广州证券的35.07%股份购回后,又将36.08%的股份质押给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深圳市国资委)。

  2018年11月2日,中债信用增进公司(作为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运作方)、民生银行(作为主承销商)、中关村融资担保公司(作为示范区政策性担保机构)、东方园林(002310)(作为发行方)签署《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意向合作协议》,以支持东方园林通过债券市场融资。

机构:纾困资金总规模将超2000亿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广东深圳、湖南、浙江、四川成都、北京等13个地区的国资被曝出已经于近期推出或酝酿了救市方案,除了深圳的“数百亿”专项资金,其他地区已知的救助基金规模也不少。

  据方正证券11月11日的市场观察报告称,民企股权质押纾困资金,总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梳理驰援民企,化解民企股权质押风险的方法,最主要的途径来源于个地方以金融机构的支持,方法包括股权、债券收购与受让等,资金来源主要分为几类,一个是地方政府设立的专项驰援基金,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各地成立的专项基金规模超过了1200亿元,另有数百亿在筹备中。二是金融机构成立的专项产品,分为保险资金和券商资管,目前各大保险公司已成立5只专项产品,目标规模为780亿元。券商资管已成立备案的资管规模约180亿元,后续将会有超100亿元的资管计划参与到纾困民企的队伍中。三是地方国资发行的纾困专项债券,目前确定发行的有三只,总规模达到28亿元。

  按照方正证券的说法,从目前已经公告收到国资驰援的40家公司来看,具备三个特点。一是样本绝大部分是民企,40家公司中有36家在接受国资入主之前为民企,占比高达90%;二是地域上较为集中在广东、北京、安徽三个省份,合计上市公司数量达到20家,占全部的一半,其中广东就有11家;三是大股东质押比例高,40家公司中有17家大股东质押比例再90%以上,22家质押比例在80%以上,远高于全部A股的10.8%的水平;四是行业集中在制造业以及新兴行业,其中传媒、机械设备、电气设备、电子行业的上市公司较多;五是基本面除成长能力意外其余指标较差。

  不过该券商也指出,从经济、流动性、政策三因素跟踪来看,目前仍然处于政策密集出台引发的风险偏好修复的反弹行情中,经济和流动性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拐点,反转仍然需要耐心等待。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关键词: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