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风口到谷底,5个月烧光7亿,呆萝卜能否完成自救?

原创 资本邦 · 2019-12-02 · 刘彬
呆萝卜创始人李阳表示主要是公司对城市拓展、门店营收、业务发展、技术升级的综合增长发展预期过高,但在组织管理、业务固化速度上没有跟上,导致公司“失血”(资金消耗过快)增加。

  风口来时,猪都能上天,风口消失时,只剩满地的猪。

  11月28日,呆萝卜合伙人刘峰(玄羽)在朋友圈表示,呆萝卜杭州中心正式关闭,且员工已安置妥当。

  刘峰遗憾表示,眼看着就要盈利了,公司却没钱了。“这么好的赛道、团队、投资人,模型计算完全验证,盈利已经触手可得,却自己跌倒。”

  胡润二季度“潜力独角兽”榜上有名、7月份拿到多家创投机构领投的6.34亿、4个月前打开率秒杀盒马生鲜的呆萝卜,就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轰然倒塌。

呆萝卜要“保卫萝卜”?

  11月20日,呆萝卜被爆出经营不善,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欠薪,资金异常紧张,市场上质疑之声此起彼伏。

  作为应对,呆萝卜双管齐下。

微信端连续发声、创始人出面辟谣

  从爆出停运危机后,在11月22至26号的5天时间里,呆萝卜在微信公众号上每天一封声明,事态也不断发生着变化:从承认资金紧张、运营陷入困局,再到表达会坚持自救。

  与此同时,据媒体消息,呆萝卜创始人李阳11月25日亲自回应市场声音。

  对于呆萝卜遭遇目前困境的主要原因,李阳表示主要是公司对城市拓展、门店营收、业务发展、技术升级的综合增长发展预期过高,但在组织管理、业务固化速度上没有跟上,导致公司“失血”(资金消耗过快)增加。

  而他本人在这几天的主要工作和努力重点,主要投入到几个以解“燃眉之急”的问题的发力上。包括继续沟通可能愿意跟投的投资方;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增加公司流通性;规划债权人的合作方式;处理公司突发问题。

  李阳称,“呆萝卜就像我的孩子,我只希望他能够健康的活下去,如果能给他更好的生活,我愿意帮他找一个更好的家庭。”“就这几天来说,我和所有的股东,从一开始就在思考,如何尽最大的努力挽回公司的业务,挽回消费者、供应商、加盟商、合伙人以及呆萝卜员工的损失。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把“破产清算”列入考量范围。”

  李阳还表示“我们对增长的预期与需求太高,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这是我们“用错”的地方。”“一切以事态与业务的发展而定,我们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城市。对于过去“步子迈得太大”问题,之后我们会更关注“单店增长”,而不是“整体GMV增长”,“瘦身”会更倾向于比如:门店大小、业务线、品类等等。”

  同时,资本邦获悉,针对李峰声称将员工安置妥当的说法,有呆萝卜维权员工表示:数位产研岗位的员工称,呆萝卜不仅没有安置解散的杭州中心员工,其欠薪金额已经超过3000万元,并拖欠杭州团队300人及部分合肥团队的两个月工资和社保。

  据界面报道,11月27日,超过两百名合肥和杭州员工前往合肥市经开区管委会讨要欠薪。在讨薪现场,李阳提出变卖名下三辆车辆,预计获得500万资金用于偿还合肥员工的欠薪,但杭州300多名员工的欠薪,似乎没办法解决。

  据某位参与合肥讨薪的维权员工表示,李阳最终给出了两套解决方案:第一、公司申请破产,包括员工、用户、供应商在内的6000名欠薪人员只能分得公司账户上不超过100万的资金;第二、公司愿意每个月偿还员工十二分之一的欠薪,直到完全还清欠款。

起飞与降落

  呆萝卜创立于2015年10月,是一家互联网生鲜电商平台,致力于为老百姓提供社区生鲜零售服务。企查查数据显示,呆萝卜运营主体为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注册资本为500万,法定代表人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阳,同时为大股东和最终受益人。同时,在19年6月与18年8月两次获得上亿融资。

图片来源:企查查

  据呆萝卜公众号显示,呆萝卜从2016年6月开第一家店到2018年8月的100家店,呆萝卜用了2年。

  2018年8月,呆萝卜获得多家投资机构的风险投资,自此开启“开店”狂潮。到2018年10月,两个月开了150家店,超过过去2年总和。直至19年初,门店数量突破1000家!此外,由于资本推动,呆萝卜从2018年开始向全国大面积扩张,最多的时期,公司一共有一万多名员工,而领跑国内生鲜市场的每日优鲜不过才是一个3000多人的团队。

  门店数量的高速扩张,呆萝卜面临的问题也日益明显。

  呆萝卜采取的是“线上下单,线下取货”门店自提模式,即用户需要先下载APP注册,然后选择相应的门店、商品和取菜时间,第二天凭借二维码或取菜卡到相应门店取菜。同时针对二三线市场用户,建立分销体系,新用户注册时可以输入邀请码,然后老用户可以在新用户下单时拿到“萝卜币”返利。其中100个萝卜币可以兑换1元,但只能在平台上消费。

  同时,呆萝卜还推出“合伙人制度”,据悉,从今年初开始,呆萝卜要求所有店长要发展更多“合伙人”。当时的宣传方案是,合伙人出资15.6万元,15万元是门店的固定资产押金,6000元是每月500元的房租成本。而合伙人享受的权利和义务是,享受店面营业额8%的分红,但要承担门店员工工资+宣传推介+分拣成本+管理工作。

  此外据员工爆料,今年8月呆萝卜合肥区域便已关店200家,这些所谓的“合伙人”,劳动合同发生了变化。公司要求他们签订一份“外包合同”,相当于他们是与第三方公司签订合同,与呆萝卜实际上解除了雇佣关系。他们不愿意签合同,并辞职了。但截至辞职时,公司从未给这些“合伙人”购买社保。

  据媒体推算,如果按照此前呆萝卜全国超1000家门店来计算,如若每家门店的店长均交了15.6万成为“合伙人”,呆萝卜这轮吸资达1.56亿元。

  如今这些“合伙人”不仅要面对呆萝卜公司停业,可能血本无归的压力,还要面对追讨消费余额的社区顾客。

  现如今,投资人面对这“吞金巨兽”是望而却步还是奋力一搏也许是呆萝卜能否自救成功的关键。

图片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需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