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股 · 正文

天然气加气站日子不好过?洪通股份拟A股IPO:扎根新疆,但成本上涨毛利骤降,业绩增幅从2018的133%猛跌至2019的0.74%

原创 资本邦 · 2020-03-19 · WD
洪通股份2019年的业绩增速明显下降。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较上年同比增幅133.50%和0.74%。为何业绩增幅下降如此之多?

    日前,新疆洪通燃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洪通股份”)报送更新后的A股IPO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洪通股份拟发行股票不超过4,000万股,拟募集资金92,771.35万元,将用于以下项目投资:

  (图片来源:洪通股份招股书)

  资本邦了解到,洪通股份是一家专注清洁交通能源供应领域的天然气专业运营商。公司主营业务为LNG、CNG、居民用、商业用和工业用天然气的生产、加工、储运和销售,上游企业主要为中石油下属单位,下游主要为LNG汽车、CNG汽车、居民、工商业等各类天然气用户。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洪通股份实现营收分别为5.59亿元、7.64亿元、8.93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为6798.84万元、1.59亿元、1.60亿元。可以看出,洪通股份2019年的业绩增速明显下降。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较上年同比增幅133.50%和0.74%。

为何业绩增幅下降如此之多?

  1、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

  招股书显示,洪通股份有主营三大业务,分别为天然气销售、安装业务、汽柴油销售。其中,天然气销售占据业务大头。2017年-2019年,天然气销售业务占洪通股份主营业务收入的95.63%、95.74%、96.04%;而天然气销售业务的成本分别占当年主营业务成本的96.79%、96.68%、97.20%。

  (洪通股份主营业务收入按业务分类构成情况)

  (洪通股份主营业务成本按业务分类构成情况)

  可以看出,天然气销售业务在主营业务中占有压倒性的地位。而近年,随着天然气销售业务各项成本的增加,该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开始下降。2017年-2019年,洪通股份天然气销售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2.84%、38.90%、33.32%;该公司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3.64%、39.49%、34.11%。

  (图片来源:洪通股份招股书)

  那么,天然气销售业务的成本都有哪些变化?

  据悉,天然气销售业务的成本主要由原材料采购、燃料动力费、折旧摊销、运输费、职工薪酬、安全生产费、其他费用7部分构成。这7部分中,原材料采购是最大的成本支出,并且这部分支出逐年增高。2017年至2019年,原材料采购费用分别占天然气销售业务成本的71.18%、72.36%、78.03%。

  (洪通股份天然气销售业务成本的主要构成情况)

  对于天然气采购成本的逐年增高,洪通股份解释称,其主要原因为公司天然气(含LNG)的采购量和采购单价上升所致;运输费主要系CNG、LNG由母站或LNG工厂通过气瓶车、槽车运送至加气站发生的运输费。2018年运输费较2017年增加较多,主要系随着国家对天然气汽车的不断支持,公司加大通过自营加气站进行销售,故其发生的运输费增加。燃料动力费、折旧摊销、职工薪酬等固定成本占天然气销售成本的比例逐年减少,主要原因为其增长幅度小于天然气业务成本的增长。

  关于该公司提到的“公司天然气采购量和采购单价上升“这一情况,资本邦了解到,天然气定价体制一直受到严格管制。根据我国目前的天然气价格机制,上游天然气采购价格实行基准门站价格管理,由国家发改委发布,具体价格由供需双方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公司天然气采购价均按上述原则与上游供气单位协商确定。洪通股份上游供气单位为中石油下属单位,通常根据其各自天然气生产成本或采购成本、公司客户构成情况以及中石油内部定价标准确定,实际浮动空间较小。

  洪通股份对下游用户的天然气销售价格情况如下:1、居民用户价格由地方政府价格主管部门制定;2、工商业用户可在当地价格主管部门所制定价格为上限协商定价;3、LNG汽车用户价格主要受市场供需关系影响,不受地方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价格限制;4、CNG汽车用户价格2017年-2019年5月由地方政府价格主管部门制定,2019年6月1日起,巴州地区车用天然气销售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企业根据市场经营及供求状况等因素自主确定销售价格。

  综上所述,除下游LNG、CNG汽车用户价格外,洪通股份天然气上下游价格受到较为严格的管制,公司向下游转移成本的能力受到一定限制。

  因此,当主营业务成本居高不下,而其定价又受到严格管制时,洪通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的下降就成了必然。而除了主营业务,洪通股份还有部分收益来自投资。

  2、 翻倍的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净额

  洪通股份的主营业务主要通过自营加气站零售LNG或CNG、向第三方加气站或贸易商批发LNG或CNG、在特许经营权范围内向居民、工商业用户供天然气及天然气入户安装等。目前来看,洪通股份在除和硕县外的其他七个地区均为独家经营状态。和硕县除公司外,目前有新天然气在和硕县老城区开展城市燃气业务。公司目前主要在和硕县 新城区以及乌什塔拉乡(包括马兰部队)和塔哈其乡从事城市燃气业务。

  也就是说洪通股份必须要与地区公司以及当地政府签订了特许经营权合同或协议,才能明确公司在当地拥有独家经营相关燃气业务的权利。公司要通过兼并收购等方式获取更多的城市燃气特许经营权,持续扩大城市燃气经营范围和用户。这也就意味着,洪通股份要扩张,就只能不断地对外投资。

  洪通股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利润主要来源于对各子公司的投资所得,现金股利分配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其现金分红。”而从其母公司利润列表来看,2019年,洪通股份的投资收益从2018年的20,864.75万元,骤降至3,870.18万元。

  (图片来源:洪通股份招股书)

  并且,报告期的现金流量情况显示,2019年该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了-14,027.98万元,为2018年的2.59倍。2018年,该数字为-5,413.34万元。

  (图片来源:洪通股份招股书)

  也就是说,2019年洪通股份耗资14,027.98万元用于投资,换来了3,870.18万元的收益。

  由此来看,洪通股份的投资活动也成了一个“漏财孔“,无法发力填补毛利率的下降,这二者加起来或成为洪通股份业绩增幅下跌的原因。

负债和气源依赖

  洪通股份的经营区域主要在新疆地区且分布范围较为广泛,主要包括巴州、哈密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等地区。截至目前,该公司经营区域分布图如下:

  (图片来源:洪通股份招股书)

  洪通股份居民及工商业用气业务领域已覆盖新疆和静县、尉犁县、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玛纳斯、哈密市部分区域,形成了规模较大的天然气输配网络。

  报告期内,洪通股份从中石油采购的天然气分别为24,649.04万立方米、28,086.66万立方米和31,161.13万立方米,占天然气采购总量的比例分别为99.84%、99.74%和98.16%,公司气源基本全部来自于中石油。因此,该公司在气源采购方面对中石油存在重大依赖。如果中石油因国际形势、政策变化或调峰等因素,不能满足公司生产经营对天然气的需求,将对公司的业务开展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

  2019年,洪通股份2019的负债增长也较大。2017年-2019年,该公司的负债分别为21,677.40万元、20,577.67万元、34,152.41万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21,643.47万元、20,548.44万元、22,771.92万元,占比分别达到99.84%、99.86%、66.68%。

  (图片来源:洪通股份招股书)

  洪通股份称,2019年末负债总额较大,主要系2019年新增长期借款和递延收益所致。

头图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