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创板 · 正文

是否存在以虚开的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特宝生物科创板发行注册环节反馈回复

原创 资本邦 · 2019-12-19 · Lemon
上交所要求公司进一步对照恩替卡韦等药物的价格优势及副作用情况,进一步披露相关产品后续经营风险,是否存在被替代的风险,是否存在业务下滑的风险并做重大事项提示。

  12月19日,资本邦讯,厦门特宝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特宝生物”)发布关于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发行注册环节反馈意见落实函的回复。

  根据恒瑞公告,对Y型聚乙二醇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药大幅降价46%加入医保,该产品为公司的主要在研产品,公司同时披露其为创新药。

  上交所要求公司详细披露同行业公司已经销售该产品的情况下,该药品属于创新药的依据;补充披露该Y型聚乙二醇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药目前市场竞争情况,公司相关人力财力投入情况,以及公司未来研发成功后的销售渠道及竞争情况,结合目前公司的也业务规模和盈利状况,详细分析同行业公司大幅降价情况对公司该新药及公司其他产品后续经营的影响。

  特宝生物回复:仿制药物通常是指药物结构与现有已上市药物相同或类似的药物,而创新药则是指拥有独创的药物结构、尚未获批上市的药物。对于生物药物的注册分类,我国在《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等相关文件中有严格规定,创新药物通常是指未在国内外上市销售、药品注册分类为1类的生物制品,即“生物制品国家1类新药”。

  在同行业已经销售同类长效产品的情况下,公司的YPEG-G-CSF仍属于创新药的依据主要包括:

  (1)现有已上市品种与原研长效产品结构基本类似。与上述品种相比,公司的YPEG-G-CSF具有独创的药物结构,其药物分子结构、修饰位点和生物学活性与已上市同类药品存在较大差异,拥有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多个国家的药物结构专利。经国家药监部门的审评,该药物的注册分类为生物制品1类,属于创新药物。

  (2)公司的YPEG-G-CSF具有较为明显的临床价值,也体现了该药物的创新性:现有试验结果显示,YPEG-G-CSF只需同类长效产品1/3左右剂量即可实现类似的治疗效果,国家药审部门已同意公司采用上述剂量标准的YPEG-G-CSF开展Ⅲ期临床试验。与现有已上市的长效药物相比,公司YPEG-G-CSF的独创药物结构使得该产品在①药物半衰期②有效血药浓度的稳定性③降低药物使用剂量和不良反应发生风险上具有一定优势。

  (3)公司的YPEG-G-CSF曾获国家十一五“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的支持,在获得上述重大专项的支持时,国外已有安进公司的Neulasta等长效产品获批上市,国内的其他同类长效产品也已完成或正在开展临床试验,但YPEG-G-CSF仍获得国家级重大新药项目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YPEG-G-CSF具有较高的创新性。

  综上,尽管已有同类长效产品获批上市,但公司YPEG-G-CSF仍属于创新药物。

  公司的主要产品聚乙二醇长效干扰素的负作用明显,市场占有率较低,且逐年下降。

  对此,上交所要求公司进一步对照恩替卡韦等药物的价格优势及副作用情况,进一步披露相关产品后续经营风险,是否存在被替代的风险,是否存在业务下滑的风险并做重大事项提示。

  特宝生物回复称,随着核苷(酸)类仿制药物大幅降价,可能使得部分患者考虑用药成本以及不良反应风险等因素后,选择核苷(酸)类药物单药进行抗病毒治疗,并放弃选择聚乙二醇干扰素α进行治疗。

  但公司认为,上述情况并不会导致派格宾后续经营出现重大风险或存在被替代的风险,不存在业务下滑的风险,主要原因系两类药物并不存在简单的替代关系,两者追求的治疗目标存在显著差异,且两类药物在联合治疗追求临床治愈上具有重大意义,具体情况如下:

  ①多数慢性乙肝患者经过以核苷(酸)类药物的抗病毒治疗通常能够达到基本的治疗终点,但难以实现安全停药,以正大天晴的润众(恩替卡韦)为例,该产品的使用说明书在“警告段”明确说明“有报告患者在停止乙肝抗病毒治疗(包括恩替卡韦)后,发生病情严重急性恶化。对停止乙肝抗病毒治疗的患者,应密切监测肝功能至少持续几个月。如有必要,需重新开始抗病毒治疗”。

  而在固定疗程治疗(通常为48周)的派格宾治疗后,停药3年e抗原血清学转换率可以达到45%(即满意的治疗终点),即有接近一半的患者能够通过长效干扰素治疗实现满意的治疗终点和安全停药。实现安全停药的患者通常只需周期性复查,避免了终身服药的不便和潜在风险。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现有的长效干扰素单药治疗方式已较为成熟,患者人群也较为稳定。

  ②在实现更高治疗目标,降低未来肝癌风险方面,聚乙二醇干扰素α具有明显优势。现有研究表明,与核苷(酸)类药物相比,使用聚乙二醇干扰素α治疗的慢性乙肝患者进一步降低了约90%的肝癌发生风险,在《中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征求意见稿)中,也新增聚乙二醇干扰素α进一步降低肝硬化、肝癌的发生率的循证医学证据:“比较119对单独应用聚乙二醇干扰素α或恩替卡韦(核苷(酸)类药物的一种)治疗并随访5年的数据发现,应用聚乙二醇干扰素α治疗的患者5年内均未发肝癌;而恩替卡韦治疗者在随访第4、5年时分别有2例、1例肝癌,与模型预测发生率间无显著差别。另一项包括682例应用核苷(酸)类药物、430例应用干扰素单独或联合核苷(酸)类药物治疗的回顾性研究提示,在中位随访5.41年间共31例发生肝癌,接受干扰素治疗患者的10年累积肝癌发生率明显低于核苷(酸)类药物治疗患者(2.7%vs8.0%)。聚乙二醇干扰素α在降低乙型肝炎病毒相关肝癌发生率方面的作用值得进步深入研究。”

  ③目前,基于现阶段掌握的信息综合判断,在可预见期间内出现全新慢性乙肝突破性药物可能性较小,核苷(酸)类药物和长效干扰素两类药物的联合治疗方案是实现慢性乙肝临床治愈最具可行性的方案:在一系列采用联合治疗方案追求优势患者临床治愈的探索性研究和临床实践的基础上,《慢性乙型肝炎临床治愈(功能性治愈)专家共识》认为“核苷(酸)类药物和长效干扰素两类药物的联合治疗通过整合强效抗病毒和恢复宿主免疫应答的效应,是现阶段最可能实现临床治愈的有前景的治疗策略”,并提出了可行的慢性乙肝临床治愈路线图。在《中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征求意见稿)中,也主要在“Peg-IFN-α与NAs联合治疗”章节(即“聚乙二醇干扰素α与核苷(酸)类药物联合治疗”)以临床治愈作为追求的治疗目标进行论述。随着核苷(酸)类仿制药的大幅降价,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抗病毒患者在追求更高治疗目标的支付能力,也将使得核苷(酸)类药物经治患者人数不断增加,在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未来上述人群为追求更高治疗目标而联用聚乙二醇干扰素α的可能性。

  保荐机构执行了下述核查程序:

  (1)检索了4+7中核苷(酸)类仿制药降价情况;

  (2)查阅了两类药物的使用说明书、《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及相关专家共识,查阅了相关文献。

  通过实施以上核查程序,保荐机构认为:核苷(酸)类仿制药物大幅降价,可能使得部分患者考虑用药成本以及不良反应风险等因素后,选择核苷(酸)类药物单药进行抗病毒治疗,并放弃选择聚乙二醇干扰素α进行治疗。但由于两者并非简单的替代关系,两者追求的治疗目标存在显著差异,具体情况如下:

  (1)核苷(酸)类药物难以实现安全停药,而在固定疗程治疗(通常为48周)的派格宾治疗后,停药3年e抗原血清学转换率可以达到45%(即满意的治疗终点),即有接近一半的患者能够通过长效干扰素治疗实现满意的治疗终点和安全停药。实现安全停药的患者通常只需周期性复查,避免了终身服药的不便和潜在风险。

  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现有的长效干扰素单药治疗方式已较为成熟,患者人群也较为稳定。

  (2)在实现更高治疗目标,降低未来肝癌风险方面,聚乙二醇干扰素α具有明显优势。现有研究表明,与核苷(酸)类药物相比,使用聚乙二醇干扰素α治疗的慢性乙肝患者进一步降低了约90%的肝癌发生风险。

  (3)目前,基于现阶段掌握的信息综合判断,在可预见期间内出现全新慢性乙肝突破性药物可能性较小,核苷(酸)类药物和长效干扰素两类药物的联合治疗方案是实现慢性乙肝临床治愈最具可行性的方案。

  因此,上述情况并不会导致派格宾后续经营出现重大风险或存在被替代的风险,不存在业务下滑的风险。

  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1)公司与武汉南瑞洋广告有限公司、武汉达晶力广告有限公司是否存在业务资金往来,是否取得上述发票,是否履行审批程序,上述发票涉及的金额、实际用途、账务处理,是否存在费用发生未入账或未及时入账的情况,除上述发票事项外是否存在其他类似情形;(2)公司是否存在以虚开的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销售费用等各项费用列支是否真实;(3)说明公司的会计基础工作是否规范,相关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健全且被有效执行。

  特宝生物回复称,公司销售费用等各项费用真实发生、列支依据充分,公司不存在以虚开的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不存在会议服务提供商、原材料供应商等供应商资金流入公司的情况,销售费用等各项费用列支真实。

图片来源:123RF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需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