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模式单一,音频第一股荔枝FM一季度净亏损扩大3.22倍

原创 资本邦 · 2020-05-22 · 王浠源
亏损也在继续扩大。第一季度荔枝净亏损为4820万元人民币(约合68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1140万元相比扩大3.22倍,而上一季度的净亏损为2900万元。

5月22日,资本邦获悉,荔枝FM(NASDAQ:LIZI)于今日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受疫情影响,在线音频行业得到增长,荔枝也不例外。

荔枝的用户活跃度和粘性都获得提升。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荔枝月活跃用户增长至5450万,付费用户达到45.03万,同比增长60%,付费用户和月活跃用户数双双创历史新高。

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在随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目前新增用户的留存率达到44%左右,今年4月整体活跃用户的留存率达到66%左右。他坦言,一季度用户黏性和活跃度都有较大提升是受到疫情影响,目前用户的使用时长和互动次数都有良好表现。

整体来看,荔枝2020年第一季度净营收为3.703亿元人民币(约合523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616亿元相比增长42%,上一季度为3.653亿元。荔枝第一季度净营收超出公司此前业绩指引区间的上限。

但是,亏损也在继续扩大。第一季度荔枝净亏损为4820万元人民币(约合68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1140万元相比扩大3.22倍,而上一季度的净亏损为2900万元。

虽然营收增加,但是运营成本也在提高。荔枝第一季度运营支出为1.206亿元(约合17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8800万元相比增长37%,与上一季度的9620万元相比增长25%。

荔枝第一季度毛利润为7290万元(约合103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7760万元相比下降6%。

荔枝的局限

2011年-2013年,在线音频行业迎来大爆发。与其他互联网赛道一样,最初都经历了诸侯混战,到最后留下了喜马拉雅、荔枝FM以及蜻蜓FM。

但直到2016年,在线音频才真正实现商业变现。当年,正逢知识付费元年。各大在线音频平台开始围绕这一领域布局。马东及其米未团队的《好好说话》打响了喜马拉雅付费栏目的第一枪;高晓松的脱口秀节目《矮大紧指北》也宣告着蜻蜓FM正式进军付费领域。

但是荔枝向投资人述说了另一个故事。

荔枝将自己定位为中国最大的UGC在线音频平台和最大的音频娱乐互动平台,其内容的生产者和接收者都是用户。与之相对于的是PGC,即以专业生产内容为主的平台。PGC平台主要通过投资制作高质量的内容以获取用户,再以广告和内容付费的形式收回成本。

相比于PGC,UGC平台鼓励用户上传音频内容,并通过算法为其匹配兴趣相似的听众。这样的好处是,平台不需要为内容的生产支付高昂的费用,又可以获取明星主播们自带的流量,用户粘性也相对较好。

但是这导致荔枝在内容质量上无法跟喜马拉雅和蜻蜓FM相比拼。荔枝也坦言,其平台上的绝大多数内容是免费收听,仅有不到2%的收入来自内容付费和广告。

于是荔枝另辟蹊径,在2016年上线了直播功能。事实证明,“用声音交友”这一模式是走的通的,直播功能上线后,荔枝的用户数和营收都获得了高增长。

但是这一商业模式也为荔枝带来发展局限。

首先是在用户上,根据易观智库报告,我国音频用户以男性为主,主要为36-40岁的中年人,用户画像体现出男性化、高龄化和精英化的特征,普遍消费能力较强。但荔枝招股书显示,其用户多为女性,且有一半以上为90后。也就是说荔枝的用户并非主流人群,在用户规模和增长性上可能后劲不足。

其次是在应用场景上,根据艾瑞咨询发布报告,音频用户的使用场景主要是在睡前、午休、做家务或者通勤,这些场景往往不适用于互动直播,因此荔枝与主流音频业务之间还存在着天然的壁垒。

最后在收入结构上。荔枝的主要收入来自于用户购买的虚拟拟物,播客、广告业务占比很少。2020年第一季度荔枝音频娱乐营收达3.664亿元,而播客、广告和其他营收仅为380万元,业务模式非常单一。这也导致平台非常依赖主播,主播的数量和质量都会对平台营收产生影响。

竞争加剧,想靠技术破解难题?

荔枝虽然是行业内第一个采用直播模式的,但其技术门槛并不高且很容易被模仿。不仅直接竞争对手喜马拉雅和蜻蜓FM开发了直播模块,就连网易云音乐也依托强大的流量优势进军这一领域。同时,2018年11月中下旬,B站、阅文争相入局在线音频行业。

除了同行竞争,还有跨行打击。在争夺用户注意力方面,短视频以提供给用户更加全面的感官体验而迅速超越了其他在线娱乐工具。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目前短视频行业总体的MAU达到8.21亿,远超在线音频。

面对激烈竞争,荔枝也想提供高质量的音频内容;但是在版权问题上荔枝没有向其竞争对手学习。2020年4月15日,海淀法院就荔枝在其平台上擅播《平凡的世界》有声读物而被判处罚款50万元。

与其他UGC平台一样,用户上传内容质量会对平台产生很大影响。在2019年荔枝曾有两次被迫下架,第一次是在6月至7月,由于荔枝存在着擦边球等内容,在各大应用商店中荔枝APP下架一个月左右;第二次荔枝违反了苹果的软件政策,又在苹果应用商店中下架将近一个月。

对于巨头的入局,赖奕龙表示,这些本身就拥有巨大用户量的企业进入音频行业后,能对用户进行更好的认知教育,但同时的确也会对现有的一些音频平台构成竞争。“我们看到这些新进入的巨头的进入方式都是购买版权,荔枝一直都是一个UGC的平台,我们一直都在维持很好的生态。所以以版权的方式加入在目前来讲,我们没有看到对我们的竞争构成非常大的影响。从长远来说,荔枝还是非常坚定地培养自己UGC的生态,在良好的生态运转过程中,也能保持自己非常好的一个护城河,得到非常长远的发展。”

面对的众多的竞争者,以及难以建立的内容生态,荔枝将“宝”押在了技术风口上。

赖奕龙曾表示,“我们充分相信荔枝将能够进一步通过技术赋能音频社区,创新音频产品形态并拓展新的商业模式”。

荔枝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研发支出为5840万元(约合83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900万元相比增长101%,与上一季度的5230万元相比增长12%。财报透露,研发资金主要是用于开发人工智能应用以及增强数据安全性。

在上市招股书上,荔枝也表示,将会把募集资金的40%用于新产品的开发,30%将会用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也就是说,荔枝将会把募集资金的70%投入到技术的研发当中。

对于一家荔枝这样的内容公司来说,能否通过技术来形成壁垒,打造稳固的护城河,还需时间检验。

头图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抗击疫情,资本市场在行动 - 资本邦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