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正文

民办幼儿园不得上市!红黄蓝股价暴跌近60%,10多家教育公司IPO将终止?

原创 资本邦 · 2018-11-16 · 陈蒙蒙
撇开逐利的资本,让教育回归教育。

  频发的幼儿园虐童事件,令公众愈加意识到:资本的逐利,正渐渐侵蚀教育的公益性。

  这种情况将改善。

  11月15日晚,新华社刊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

  《意见》要求,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这被市场视为最直接“遏制幼儿园过度逐利行为”的措施。

  资本邦看到,《意见》公布当晚,美股上市的教育类中概股的股价应声下跌。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其中,股价跌幅最大的当然是红黄蓝(RYB.N)。这家自称是“中国最大的幼儿教育服务提供商”,开盘十分钟股价便从11.49美元/股直线下滑、并跌破8美元/股。

  事实上,该股票盘中两次“熔断”停牌,股价跌幅一度至56.10%。截至收盘,红黄蓝股价收报7.83美元/股,当日跌幅53.97%。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仅这一个交易日,该股票市值蒸发约2.5亿美元(约17亿人民币)。即便是红黄蓝的紧急回应,也无济于事。

  北京时间11月15日23时59分,红黄蓝官方微博刊文称,“红黄蓝始终积极响应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号召,积极配合政府探索多层次办园的模式,努力为促进学前教育和民办教育的健康发展贡献力量。”

(图片来源:红黄蓝微博截图)

红黄蓝的“惨”状并不怎么让公众可惜


(图片来源:11月15日晚微博截图)

  为什么?

  只能说,2017年11月22日爆发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实在让公众太难“忘记”了。

  一年前,有微博称,北京朝阳区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的孩子被打针、喂药片等,众多家长报警。

(图片来源:江西卫视《晨光新视界》视频截图)

  随后事件迅速“发酵”。

  这起虐童事件之所以让公众“心寒”,原因与“5000元一晚的五星级酒店一条浴巾抹完杯具擦马桶”类似,也涉及两点:1,事件发生处超出公众意料,发生在北京朝阳区;2,花钱不少却仍“难逃丑恶”,幼儿园学费不低,国际版学费5500元/月。

  然而,随着事件调查结果公布,这起虐童事件以红黄蓝道歉逐渐收尾,淡出公众视线。

  最高人民法院也于2017年12月宣布,对红黄蓝幼幼儿园虐童案提起公诉。同时,自2016年1月到2017年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幼儿园工作人员侵害儿童案件69人,提起公诉77人。

(图片来源: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视频截图)

  不容忽视的是,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发生当年,恰是其上市第一年。资本邦了解到,2017年9月27日,该公司登陆纽交所上市,首发价18.5美元/股。当时,公司自认为是“中国幼儿园概念第一股”。

  不过两个月,虐童事件就爆发了。事件被揭开后,红黄蓝股价持续下跌,去年11月24日股价跌幅逼近40%,跌破首发价。

  即便事件逐渐淡去,红黄蓝的业绩却再难恢复。公司2018年半年报业绩显示,2018年财年前6月,该公司营收同比增长18.5%至7620万美元,但同期净利润却同比下降超6成至 200万美元。

  红黄蓝的案例,让公众深刻意识到:当逐利的资本与本应公益的教育相碰时,类似虐童事件这样的问题,很可能难以逃避。

冲刺IPO的教育企业受阻?

  在此之前,更多教育企业开始追求资本。

  更多教育企业开始加快对接资本市场的步伐。

  11月12日,向浙江省高中学生提供中等教育服务的嘉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嘉宏教育”),在港交所披露招股说明书。

  2018年以来,正在冲刺港股IPO至少10家,如新东方在线、沪江教育、春来教育等。这些企业几乎覆盖从学前教育、K12教育、培训、职业教育、再到民办高等教育等整个教育链条。

  比如已递交港股IPO招股书的尚德启智、卓越教育、沪江教育等均涉及K12教育。其中,尚德启智旗下4所幼儿园。

  此外, 今年8月,上海金太阳教育集团宣布,预计在明年(2019年)展开赴美IPO。其办学范围恰恰涵盖学前教育、小学、初中、高中、国际高中、高复班、中复班、外语培训等。

(图片来源:上海金太阳教育集团的官网)

  如今,随着“民办幼儿园不得上市”的新规落地,前述企业的拟IPO之路只怕前行多“艰”了。

  除了不能上市,《意见》还严格要求:

  “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已违规的,由教育部门会同有关部门进行清理整治,清理整治完成前不得进行增资扩股。”

  但不少A股上市公司开始将民办幼儿园视为“新布局”。

  资本邦不完全统计发现,威创股份、秀强股份、电光科技、昂立教育、群兴玩具、时代出版等公司已经涉足幼儿园等实体学前教育机构运营。

  其中,威创股份旗下的幼教品牌共管理和服务接近5200家幼儿园;秀强股份直接运营管理的早教中心及幼儿园近100所;群兴玩具则于7月披露,“共同参与设立群兴彩虹蜗牛幼儿园并购基金,公司出资2000万元,用于收购40-50家直营幼儿园”;电光科技去年3月收购义乌欧景国际幼儿园,“未来将继续收购区域中高端直营幼儿园”。

  另外,阳光城、碧桂园、万科、海亮集团等地产企业,也先后涉足幼儿园经营业务。阳光城覆盖幼教、K12教育等;万科气息教育产业含社区内部的四点半学堂;碧桂园从1994年办学校至今,光幼儿园就超过30所;海亮集团则早在2015年分拆旗下海亮教育登陆美股上市。

  需要看到的是,北京时间11月15日,受教育新规影响、股价大幅下跌的中概股,还有碧桂园旗下学前教育机构博实乐(BEDU)。这只于2017年5月18日登陆纽交所上市的股票,当日盘中一度跌超30%,截至收盘股价报收10.57 美元/股,跌幅 16.71%。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按照《意见》,这些已上市或拟上市公司旗下的幼儿园资产未来的去留问题,也存疑。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若仍有幼儿园资产,上海金太阳教育集团等企业就别想IPO了。

教育回归公益

  “学前教育资源尤其是普惠性资源不足,政策保障体系不完善,教师队伍建设滞后,监管体制机制不健全,保教质量有待提高,存在“小学化”倾向,部分民办园过度逐利、幼儿安全问题时有发生。”

  《意见》对于我国当前的学前教育现状和问题认识得很清醒。

  在此基础上,《意见》的未来规划是:

  1, 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

  2, 到2035年,全面普及学前三年教育,建成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3, 到2020年,基本形成以本专科为主体的幼儿园教师培养体系,本专科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规模达到20万人以上;

  4, 到2035年,全面普及学前三年教育,建成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浙江省发展民办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李春光接受媒体采访认为,《意见》中禁止民办幼儿园上市的政策,必然对民间资本进入学前教育造成重大影响。

  然而,《意见》本身就在鼓励公办幼儿园。在“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超过80%”的要求下,《意见》鼓励村镇、国有企事业单位、军队等举办公办园;同时,政府加大扶持力度,引导社会力量更多举办普惠性幼儿园。

  在 “公益化”的情况下,幼儿园的‘’入园难、入园难”难题能否解决?是否能避免虐童事件再次发生?

  这些或许是家长们的最大期待。

本文出品:资本邦。作者:陈蒙蒙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