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投 · 正文

微贷网纽交所上市首日股价上涨2.5% 实际控制人姚宏现场分享生死考验

转载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8-11-19 ·
2018年11月15日,微贷网在纽交所正式挂牌,股票代码为"WEI",首日交易收报10.25美元,较发行价10美元/股上涨2.5%

  2018年11月15日,微贷网在纽交所正式挂牌,股票代码为"WEI",首日交易收报10.25美元,较发行价10美元/股上涨2.5%。创始人和控股大股东姚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市是关键时刻的一种象征性仪式,公司从此上了一个新台阶。”

  微贷网的三位老投资人和一百多名员工都来到了纽约的敲钟现场。以首日发行价计算,微贷网市值约7亿美元。此前的招股书介绍称,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中每年的贷款量计算,微贷网是中国市场上最大的汽车支持融资解决方案提供商。即使在此次ipo之后,姚宏在微贷持股仍超过50%,拥有表决权超过83%,是微贷网名副其实的实际控制人。比起短期股价表现来说,更让姚宏感到焦虑的还是监管政策不确定性,备案是目前的头等大事。

  为什么要设置双股权架构,使他本人能在公司上市之后仍能绝对把握公司控制权?

  姚宏表示,AB股权架构在国内较少,但在美国是被普遍认可的,主要是为了保证创始团队在公司经营方面的控制权,保证上市之后还能让延续最初的想法前进。

  “双股权架构现在对微贷影响不大,因为我本人持股超过50%,是为了避免未来股权进一步稀释后的隐患。”姚宏表示,前几年对上市非常兴奋,但在今年经过行业前所未有的爆雷潮之后则冷静了很多,“上市之后还是原班人马,创始团队和管理团队还是会继续前行,现在浙江省市区三级的行政核查是比敲钟更为重要的事情。”

  创业之初的难题:缺乏配套基础设施,找不到借款人,风控几乎失效

  回首这七年的创业历程,除了初创期之外,2015年和2018年都是对于微贷网来说至关重要的关键节点。

  “2011年以前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都是带有情怀的,都是希望能帮助和改变现状的人,这个时候新金融还不能称为行业,从业者很少,机构也寥寥无几,先驱者面临非常多困境,”姚宏称,首先是七八年前的技术基础设施还没有这么完善,app几乎没有,很少有人用智能手机,包括移动网络等等都不完善,还处于萌芽阶段。更为要命的还不是技术支持,还是从业人员主要都是非传统金融机构出身的,没有金融经验和资源。

  成立之初面临最大的难题是找不到借款人,没有人来借款。当时并没有人有在网上贷款的经验,姚宏回忆,“当时来一个借款人我们就当宝一样,所以最初期的风控就是形同虚设,导致2011年放贷1635万,损失了635万。所有的借款人我都自己在浙江省内开车跑来跑去全部见过,当面信誓旦旦的都逾期了,对我的打击还是很大的,很愤怒很无奈。”

  2011年年底姚宏就因为压力太大产生突发性耳聋住院。要不要继续坚持做,怎么做?短期内要提高团队的风控能力并不现实,招聘银行的人来也不现实,当时几乎没有传统金融机构的人看得上p2p行业。

  重压之下,微贷网在2012年开始转型,从纯信用贷款变为抵押。并且找到汽车抵押贷款这个形式。姚宏介绍,“我们把线下典当行性质的车抵贷做了改良。比如典当行要把车放在他们那,而对小微企业主来说车不仅仅是交通工具还是生产资料。此外典当行放钱时间也是不可预测的,有钱就放,没钱就要等。我们针对这些痛点做了两个改良,一是当天放款,二是车也不用放在我们这里,但后来要求把抵押权登记在微贷网名下,未经过微贷同意借款客户没法合法处置。”

  这两个改良击中了借款人的痛点,微贷的规模迅速膨胀。2012年3月份刚开始这样做的时候就做到了单月一千万放贷额,就比2011年的峰值翻了几倍。

  而做车抵贷的抵押登记必须属地化,不能异地做,由此微贷也不得不开始探索线下的门店,第一家线下分门店开在萧山,并在全国成功复制,到2017年底微贷已经有500家左右的线下门店。

  2018年的生死考验

  2018年是最关键时间点,无论是对于整个行业还是对于微贷网来说都是。一是行业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冲击和波动,从业者、政府、第三方和媒体都对行业的未来充满了疑虑,如何合规发展是现阶段的工作重点。

  姚宏表示,今年行业的暴雷潮对微贷的影响相对较小,公司做合规的第一就是对接资本市场,让那财务法务和经营模式都透明化。“暴雷潮后我们给投资人的利率还有所下降,就微贷网的情况而言,出借人的信心已完全恢复。出问题的都是存在自融等诈骗的平台,合规经营的平台都问题不大。但上市后,短期内最重要的事情仍然是备案。长期来看,如果按照现在备案的要求,规模不能显著增长,只有通过科技去提升效率,创新产品提高整体效益。”

  2017年由于连续两年盈利数亿,商业模式也已成熟,姚宏决定在2018年1月开始推动上市,碰巧赶上今年行业最大的动荡。“并不是我有先见之明,只是时机恰好成熟。短期的股价表现并不重要,我是控股大股东,更看中的是长期的表现。大部分公司在上市的时候老板已经套现完成,我们不存在这个问题。”

  对于行业的未来,姚宏认为通过科技解决普惠的问题,现在“普”做到了,“惠”还没有真正做到。“只要不是信用很差的人下载几个app都能贷到钱。但在惠上还需要时间,借款要在信用风险可控或极低情况下才可能提供低利率产品,否则成本必然会上去。监管和合规成本现在也无法预测,所有的要求和制度都是需要成本的。收益和成本是百分百挂钩的,所以科技如何降低信用风险和欺诈风险,大数据风控智能化等技术手段我们都在用。”

  微贷网一直都比较专注于车贷领域,对于多元化的问题和对转型的焦虑,姚宏认为,从金融机构的角度来讲,产品多元化是必然的,如果只有一个产品,获客成本很高,如果有很多资产,获客成本会降低。“产品多元化我们一直很积极,以前我们模式很重,门店很多,现在积极推进线上化,从获客到贷后管理,技术的操作,都是一个互相融合的问题。过度多元化是不行的,比如说产品几十个也会面临巨大的风险和瓶颈,但如果只有一个产品也会有巨大的挑战。我们做的是微贷而不是局限于车贷。现在我们更强调的风控是以人为主,不是仅仅从车的角度。小微借贷的战略一直没有变化,实现跟金融机构的互相补充。

  姚宏表示,微贷网在做战略或选择的时候,也曾面临过多元化的考验。但是他们放弃了当时看起来很美好的房贷市场,现在就不会面临致命的合规性问题,因为房贷额度很高,基本都超过一百万,不符合监管的要求,也避免了经济周期房价下跌的风险。

  微贷网从2011年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不止一轮的经济周期,这在很多公司都是没有经历过的,很多都是在行业泡沫形成期成长起来的,因此对信用风险有更深刻的认识。“类金融与金融都是需要有一定现金流的,再宏伟的目标都需要现金流,散户投资人不可能听你讲情怀,经营风险要做好准备,所以团队要务实,让产品能盈利,很多同业说先做大规模,亏钱无所谓,这不是耍流氓吗,如果做金融都赚不到钱还有什么能赚到钱?”姚宏表示。

  虽然备案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但还不是姚宏最焦虑的事情,他最焦虑的是未来微贷何去何从,“行业竞争很充分,外有强敌环伺,如果跟银行正面冲突那是以卵击石。内部的惯性阻力也需要破除,公司发展方向是信息化和科技化,但现在主要业务模式还是门店模式,这种过去形成的科技不重要,线下很重要的惯性很撼动,需要花很大力气去改变。”

  姚宏表示外界对微贷网最大的误解是很多人都认为微贷只重视线下,不重视线上,但其实微贷的技术人员超过400人,线上投入也是不遗余力的。“我们技术团队从2015年以来都是没有编制和预算限制的,按需分配,需要招几个人就要招几个人,需要花多少钱也要花多少钱。“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关键词: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