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股 · 正文

杀人鲸资本再“怼”康哲药业:解释可笑,回避现实和重点!康哲药业再次强烈否认

原创 资本邦 · 2020-02-10 · Messi
“主席通过A&BHoldings先行进行投资并不是做慈善,因为A&BHoldings实际上使用了康哲药业资源,员工,电子邮件地址和办公室。康哲药业完全无视了报告中清楚的证据。”

  2月10日,资本邦讯,康哲药业控股有限公司(“康哲药业(00867.HK”)发布关于澄清沽空机构报告公告称:注意到杀人鲸资本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发表另一份报告(「第二份报告」,连同第一份报告统称「沽空机构报告」),指称推翻康哲药业于先前公告对第一份报告所作出之澄清。

  康哲药业认为,杀人鲸资本于第二份报告所作出之指控与第一份报告之陈述相类似,均为基于不了解康哲药业集团业务架构、可适用税收政策法规、审计流程等,根据与事实不符、不完整之信息作出的错误且具有严重误导性的推断。康哲药业强烈否认沽空机构报告所作出之一切指控。

  康哲药业称保留其对杀人鲸资本及/或须对作出无根据指控而负责之各方采取法律行动之权利。

  资本邦了解到,2月6日,杀人鲸资本发布报告指控康哲药业夸大财务表现,虚造利润,主席还盗取上市公司日渐萎缩的利润来谋私利。报告认为康哲药业的估值高于杀人鲸资本认为其应有之估值。

  24小时后,康哲药业发布了一封澄清公告,康哲药业称,公司董事会强烈否认该报告所载之所有指控,并认为该等指控毫无根据且具严重误导性。康哲药业提请其股东及潜在投资者注意杀人鲸资本于该报告之免责声明,其列明作者乃有偏见且为沽空机构。康哲药业董事会强烈否认该报告所载之所有指控,并认为该等指控毫无根据且具严重误导性且该报告中所得出有关康哲药业及其财务业绩之结论为不确实。

  对此,杀人鲸资本认为这份回应“草率,不完整和矛盾”,“几乎完全没有对做空的报告有任何实质性或有意义的回复”。

  资本邦获悉,2月10日,杀人鲸资本发布针对康哲药业的第二份做空报告,指称将推翻康哲药业之前所做澄清。

  杀人鲸资本称“康哲药业的全部辩解都基于其声称60%的利润都来自于一家马来西亚子公司,而证据显示这个子公司没有办公室,目前没有员工,没有海关货运记录,没有重大知识产权,没有在马来西亚的业务运营,甚至没有经过审计!这个单独的子公司不仅帮康哲药业节省了数亿人民币的税费,而且没有其他上市公司发现这个税务漏洞。”报告认为“这个税务架构显然是为了虚造康哲药业财务数据而设计出来的”。杀人鲸资本呼吁德勤立刻将其作为年度审查的一部分进行调查。

  此外,杀人鲸资本指控康哲药业存在“股息的错觉”。康哲药业称,因为其“每年向股东宣派的股息比率约为40%”,因此投资者可以相信其财务报表的真实性(尽管支持其真实性的关键子公司未经审计)。

  但杀人鲸资本认为,这并不代表什么。从2010年起,康哲药业和其主席从股权投资者处融资了共计港币47亿。同一时期,所有的股息支出为港币42亿。并且其中有港币23亿归主席所有。杀人鲸资本认为投资者不应该盲目依靠股息来判断康哲药业披露利润的真实性。从口袋里出去的钱少于进到口袋里的钱,这表明股息并不能证明康哲药业的盈利水平和其声称一样。

  做空报告还指出,中国食药监记录显示康哲药业秘密资助主席的研发费用。在报告中,杀人鲸资本强调了中国公司工商记录和药监局记录都显示,康哲药业秘密支付其主席私人公司的研发费用。但是杀人鲸资本认为“康哲药业在回应中的解释含糊不清并和白纸黑字的企业记录自相矛盾”。

  例如,康哲药业在公开文件中声称,主席私有的康哲研究将继续承担化合物CMS024的临床试验费用。然而就像报告指出的一样,中国食药监记录显示主要的临床试验由康哲药业子公司进行,而非主席的康哲研究。

  康哲药业在回应中称做空机构发现的一个临床试验已经“终止”。但杀人鲸资本认为康哲的解释对其并不利,因为唯一终止的研究是以主席私有公司的名字进行注册的。

  根据中国食药监数据库,其他两个进行中的试验由康哲药业子公司承担,而并非像康哲披露的那样由主席的康哲研究承担。

  杀人鲸资本认为,康哲药业的回应完全在回避其报告中确凿地证据,即:

  • 主席的私有公司位于康哲药业深圳总部内


  • 主席的私有公司使用@CMS的邮箱和康哲药业电话作为注册信息


  • 主席的私有公司列举康哲药业高管作为其管理团队


  • 在中国食药监数据库里,主席的私有公司名下仅有的一项临床试验列举一个康哲药业员工(使用康
哲药业邮箱)作为联系人


  • 根据公司记录,主席的私有公司仅有一个员工;

  • 在地方监管文件中,主席的私有公司披露极少的运营费用
综上所述,大量证据显示主席的私有公司完全是在上市公司的办公室里由上市公司员工运营。做空机构认为这很清楚地显示,主席的私有公司并未承担研发费用,而是将这些费用秘密转移给了上市公司。

  最后,杀人鲸资本在报告中列举了许多康哲药业和主席私人公司之间腐败的倒卖交易。

     对此指控,杀人鲸资本认为康哲药业对这些方面的回应令人发笑。 

      在回应中,康哲药业声称,“为了避免本集团承担不确定的前期开发投资费用和开发失败风险...主席决定以其私有公司A&B进行早期投资...希望于相关产品开发取得实质进展时将产品权利转让至本集团,而无需本集团支付首期款及注册及销售里程碑费用...”

     做空机构认为这个回应回避了现实;其次,这个回应无视事实;第三,这个回应完全没有讲到重点。“主席通过A&BHoldings先行进行投资并不是做慈善,因为A&BHoldings实际上使用了康哲药业资源,员工,电子邮件地址和办公室。康哲药业完全无视了报告中清楚的证据。”

头图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需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