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股 · 正文

蓝光嘉宝股权被冻?李长江:法院搞错了

转载 乐居财经 · 2021-08-15 ·
为替“父”还债,蓝光嘉宝已“卖身”碧桂园服务,而今却作为蓝光和骏的资产被冻结,着实令人不解。这次蓝光嘉宝的“冻结”乌龙真相究竟如何?

来源:乐居财经

乐居财经 徐酒眠 邓鑫妮  发自成都

一笔“蹊跷”的股权冻结,发生在碧桂园服务并购蓝光嘉宝的故事尾声,这场原本将要落幕的“年度大戏”陡然间变得波谲云诡,让人有点看不懂。

8月11日,静候摘牌中的蓝光嘉宝新增了一则股权冻结动态,而被执行人是“前东家”四川蓝光和骏实业有限公司(简称“蓝光和骏”)。

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乐居财经获悉,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冻结了蓝光和骏在蓝光嘉宝持有的11584.02万元权益数额,冻结期限从2021年8月10日到2024年8月9日。

为替“父”还债,蓝光嘉宝已“卖身”碧桂园服务,而今却作为蓝光和骏的资产被冻结,着实令人不解。

“所有股权都已转到我们名下了,所以毫无疑问,法院搞错了。”碧桂园服务总裁李长江这样回复乐居财经。

李长江的回答一锤定音,从其言辞间,似乎事情的走向并非如这一纸“执行裁定文号”所言,这次蓝光嘉宝的“冻结”乌龙真相究竟如何?

“冻结”乌龙

碧桂园服务已经拿到了蓝光嘉宝的股权,也就不存在股权出现在“前东家”冻结名单中。

而为何会在法院执行中,出现这种的矛盾情况?明说资本创始人程继明分析道:“执行股权冻结成立与否,要再看卖给碧桂园服务与冻结的时间谁在前。如果买卖在前,这个执行就不能成立,因为蓝光嘉宝已经不是蓝光和骏的资产了。”

关于这笔执行股权冻结的裁定文书,乐居财经没有查询到更多具体内容。从公示的冻结时间来看,碧桂园服务并购蓝光嘉宝的交易显然在前。

而早在今年4月,蓝光发展(600466.SH)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杨武正也曾表示,“现在所有资金(出售蓝光嘉宝)已经到位。”

这无疑是一场冻结“乌龙”,股权和资金已经交换成功,而蓝光嘉宝却仍被圈在前东家资产包里被冻结了起来。

程继明解释称,“这种情况出现,可能有一种原因,或许是法院梳理资产的时候,嘉宝还是和骏的资产;而后来才卖给碧桂园服务,但并购买卖,股权交割需要时间,两者有个时间差,就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现在这场“冻结”乌龙怎么解?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让蓝光嘉宝的股权先解冻。而被归置于蓝光和骏旗下的冻结资产,何时解冻,是个未知数。

执行冻结蓝光嘉宝股权的法院,在本月3号和4号还冻结了蓝光和骏旗下的苏州蓝光投资有限公司,冻结股权数额1亿元,以及徐州蓝光置业有限公司,冻结股权数额9803.9万元。而8月以来,蓝光和骏新增股权冻结已有21条。

而这,也仅仅是蓝光和骏被冻结资产的冰山一角。企查查显示,蓝光和骏的股权冻结记录有63条,截至发稿前,蓝光和骏又新增1条股权冻结,冻结标的为合肥炀玖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冻结权益数额1000万元。 

“短时间可能未必解冻。”蓝光和骏的被执行冻结,源于蓝光发展债务危机的连带。

最新披露,8月2日,蓝光发展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159.97亿元;同期,其下属子公司近日新增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为54.13亿元。

接管嘉宝 

毫无疑问,蓝光嘉宝的故事走向,已经有了新的开端。

8月2日,以“碧海征程共创嘉绩”为主题的半年会,让蓝光嘉宝用一个新的身份回到大众的视野。

会上,总裁陈风华作了“开疆拓土、拜将封侯、攻守相宜、共生共荣”的十六字主题演讲。

这是陈风华调任蓝光嘉宝后的首次公开亮相,荡气回肠的演讲,描绘了嘉宝的蓝图。随后,李长江也通过网络送来寄语。

然而,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姚敏作为唯一留下的前蓝光嘉宝员工,缺席了这次重要的“誓师大会”。

在他缺席背后,是一个多月前就清空的蓝光嘉宝股份。

乐居财经查阅,成都嘉裕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嘉裕企业”)持有蓝光嘉宝6.13%股份。6月30日,姚敏将持有的嘉裕企业34.8975%股权全部转让予自然人任明。

今年2月25日,蓝光发展公告,拟以48.46亿元将其持有的蓝光嘉宝服务64.62%股份转让给碧桂园服务的全资子公司碧桂园香港。6月9日,碧桂园服务还在场外又增持蓝光嘉宝322万股,涉资1.64亿港元,持股量进一步增至来74.3%。碧桂园服务已经是蓝光嘉宝的绝对第一大股东了。

过去近半年,“蓝碧”双方也一直在推动这桩并购案的进度。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从3月1日开始,蓝光嘉宝服务仅公告的合并守则交易披露就有103条之多。

并购之后的高管调整已在进行。上月底,碧桂园服务多位高管也已进驻蓝光嘉宝董事会及高级管理层。

7月30日,蓝光嘉宝的六位董事杨武正、刘侠、迟峰、孙哲峰、陈承义、常珩相继退出,陈风华、李长江、代涛、郭战军、刘镇文、芮萌等人接管董事会,变更后的主要成员多系碧桂园服务高管。

除了董事会,还有王璐、张樟退出监事职务,由赵丽燕、黄丹接替职务。

碧桂园服务补西南

“未来,蓝光嘉宝服务将与碧桂园服务优势互补。”后半段寄语中,李长江的落脚点回到了两家公司的互助发展。

那么,当初碧桂园服务看上蓝光嘉宝什么?

或许是市场、规模和增值服务。交易之前,2月18日,蓝光嘉宝服务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未经审核总收入较2019年同比增长30%,增长主要得益于在管建筑面积的增加及社区增值服务收入的大幅增长。

发源于广东佛山的碧桂园服务,如今的规模已经坐稳头部阵营。据乐居财经了解,“下单”蓝光嘉宝之前,碧桂园服务在全国350个城市拥有2405个物业项目,管理面积已经达到3.19亿平方米,约3%规模布局在西南。

而蓝光嘉宝依托曾经的母公司蓝光发展,深耕西南地区多年,抢占了大部分西南市场。2020年,蓝光嘉宝在并购次数上摘得“桂冠”,受17次并购加持,蓝光嘉宝在管面积达到了1.3亿平方米,其中约60%规模在西南地区。

并购蓝光嘉宝,不仅能为碧桂园服务打开西南市场,而且还能带来过亿的规模增量。截至2020年12月31日,蓝光嘉宝合同管理面积约2.14亿平方米,较2019年同期激增约81.2%。

与此同时,蓝光嘉宝服务75%规模由第三方提供,而碧桂园服务大部分面积来自关联公司,第三方的面积贡献率不到三成。拿下蓝光嘉宝,也能进一步增强碧桂园服务自身的独立性。

除此之外,蓝光嘉宝服务的增值服务的业绩表现也较可观。

蓝光嘉宝服务的增值服务主要有两块,分别是咨询服务和社区增值服务(商品销售及其他)。2020年报披露,期内社区增值服务实现6.24亿元的营收,位居港股上市物企增值服务营收榜第8位,营收涨幅39%。

作为龙头物企,碧桂园服务自身增值服务发展也很强,不过谁会拒绝再多赚一点呢,更何况蓝光嘉宝服务的社区增值服毛利率处在40%的高位。

“如果物业管理服务是万亿级的蓝海,那增值服务就是10万亿级的蓝海。”李长江在年初的业绩会上,表达出对增值服务的看好。碧桂园服务去年在这一业务板块中收入仅有17亿,在去年底,李长江定下的目标是5年社区增值服务营收300亿。

头图来源:图虫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资讯,版权归原文作者所有。

风险提示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