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政策挤压下的幼教市场,红黄蓝或是第一个炮灰

转载 智通财经 · 2019-01-25 ·
2019年1月22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并对没有规划配套幼儿园或规划不足的城镇小区进行补建工作,这意味着政府将全面开展普惠性幼儿园。

  政策又来给千疮百孔的民办幼儿教育补刀了。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2019年1月22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称老城区改造、新城开发和居住区建设及易地扶贫搬迁应将配套建设幼儿园纳入建设规划,并对没有规划配套幼儿园或规划不足的城镇小区进行补建工作,这意味着政府将全面开展普惠性幼儿园。

  其实在2018年11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就已经让民办营利性幼儿园瑟瑟发抖了,如今搞出城镇小区配套普惠性幼儿园治理建设,这相当于先是对民办营利性的幼儿园资本遏制,后是市场排挤,导致民办参与者生存空间越来越窄。

  相比于政策性的资本遏制,市场挤占对民办幼儿教育冲击更大,因为前者只是断了资本融资的道路,而后者直接切了发展的道路。

资本抑制和市场排挤

  2018年11月的幼教政策,主要是遏制民办幼儿园过度逐利行为,将学前教育同资本运作划清界限。根据文件,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及VIE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及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融资及支付现金方式投资营利性幼儿园。

  而2019年1月的幼儿园建设政策是普及普惠性幼儿园,具有强制性,要求城镇小区建设必须配套幼儿园建设,未建设的强制补建,且配套幼儿园移交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后,应当由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实际上,按照政策要求,到2020年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覆盖率达到80%,由于遏制了资本逐利,幼儿项目对资本的吸引力将大大降低,民办幼儿教育将逐渐萎缩,而这部分空白市场只能由公办替代,其实是政策促使“国进民退”的结果。城镇小区强制幼儿园建设加速了“民退”的速度。

  幼教行业金字塔模型将发生巨变,普通及高端的民办幼儿学校将在被政策市场挤得越来越狭小的市场份额中艰难生存。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以近几年的数据看,国内民办幼儿园数量占比维持在比较稳定的水平,2017年我国共有25.5万所幼儿园,近几年维持在6%-8%增长的水平,而民办幼儿园数量占比则维持在60%左右较为稳定的水平。

  由于资源的挤占作用,特别是城镇小区的幼儿园强制性建设,民办幼儿园数量占比将无法维持较高的比重,幼儿教育资源将更多的偏向于公办领域。不过由于政策倾斜,公共开支就要增加,事实上,2017年我国学前教育经费为3255.6亿元,同比增长16.2%,比2010年增长3.5倍,复合增长率达23.9%。

  但民办幼儿园未来的挑战并非只来自政策及公办资源的挤压,就整个市场来说,存增量市场增长都面临的非常大的压力。

行业市场不容乐观

  任何教育公司的成长都要靠生源,幼儿教育也不例外,但是这几年人们不太愿意生太多的孩子了,有更多的人加入丁克家庭,新增婴儿数量越来越少,幼儿教育行业并不乐观。

  2016年我国全面实施二胎政策,2016年还是有一定的提振作用,新生人口1786万人,同比增长7.9%,但2017年就不行了,新生人口1723万人,下降了3.5%,2018年新生人口1523万人,再下滑12%,比全面放开二胎前(2015年)还下降了8%。二胎已经开放了3 年了,但是效果越来越差。

  为了鼓励生育,全国各地也给了很多新生儿的补贴政策,比如子女教育支出作为税收扣除,但人们依然不领情,主要是养孩子的成本太高了,生存在一二线城市,特别是像涉北上广深这些地方,高企的房价及物价让年轻人打消了生二胎的念头。有意思的是,社会存在一种现象,不仅生孩子生不起,结婚也结不起了。

  社会在变,女性的婚姻观也在变,现在大多数女方对男方有房有车有存款已经形成硬性要求,这种婚姻观念在大城市的尤为突出,导致很多人结婚的意愿越来越淡,即使有心,而余力不足。数据显示,从2014年开始,我国的结婚率一直在下降,2017年结婚率不足千分之八。

  

  已婚的人们由于养孩成本问题,对二胎政策不敏感,生孩子的意愿不强,而结婚率下降进一步降低了新生人口数量,这两种现象将对幼儿教育市场的规模形成较大的冲击,存增量市场规模将越缩越窄。2017年幼儿园的市场规模为2100亿元,比2016年增长7.7%,从分段看,2013-2015年,幼儿园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22.5%,而2015-2017年幼儿园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8%,预计未来的增长水平将更低。

红黄蓝或将首当其冲

  红黄蓝(RYB.US)作为最大的民办幼儿园运营商,或将首当其冲。

  智通财经APP统计到,在港美股上市公司中,红黄蓝有100%的收入来源于幼教,博骏教育(01758)有26.8%的收入来源于幼教,枫叶教育(01317)有4.37%的收入来源于幼教,而宇华教育(06169)则有5.63%的收入来源于幼教。

  实际上,红黄蓝目前已经千疮百孔,2018年受到两大事件的影响,一个是虐童事件,一个是2018年11月份的幼教政策,这两大事件不仅在资本市场上,且在运营上影响也充分表现出来。2014年红黄蓝加盟幼儿园数量为66家,到2017年就达到了210家,复合增长率达47.1%,2018年上半年受到虐童事件影响,加盟速度有所减弱,仅增加了6家。

  2018年11月份的幼教政策直接锁死了红黄蓝在加盟的这条成长赛道,目前红黄蓝幼儿园已经暂停加盟,而且,未来3年-4年之前加盟的幼儿园将集中到期,彼时,将对该公司财务,不管是在资产量还是业绩收入上都会带来较大影响。红黄蓝公布的2018年Q3显示,收入同比下滑5.6%,净利润由盈转亏。

  而2019年1月份的城镇小区幼儿园建设政策将进一步压缩该公司的发展机会,若每一个城镇小区都配有普惠性幼儿园,极大解决入园难的问题,且在价格及位置优势下,有多少家庭愿意放弃这机会而将孩子放到价格昂贵的民办幼儿园呢?当然,会有部分富裕家庭考虑到管理和服务问题,愿意高价把孩子送到私立幼儿园。

  综上看来,国家在发展普惠性幼儿园上不留余力,导致了“国进民退”的现象,在政策上先是斩断了民间资本在幼教上的资本运作,而后通过市场政策强制推行,挤占民间幼儿教育市场份额,在整个新生人口及结婚率下降的情况下,民间幼儿教育市场未来堪忧。

  红黄蓝或许将成为政策影响到的第一个炮灰。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