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科创板药企难逃“尚未盈利”掣肘?百济神州拟择第三地上市募资200亿

原创 资本邦 · 2021-02-03 ·
国内首家三地上市药企即将诞生?2021年1月29日,距《关于推动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开展的意见》推出后仅一天,百济神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济神州)的科创板IPO申请获上交所受理。

国内首家三地上市药企即将诞生?

资本邦了解到,2021年1月29日,距《关于推动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开展的意见》推出后仅一天,百济神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济神州)的科创板IPO申请获上交所受理。

百济神州是一家全球性、商业阶段的生物科技公司,专注于研究、开发、生产以及商业化创新型药物。

据公司招股书,百济神州本次发行的人民币股份数(包括超额配售选择权)不超过1.32亿股,公司本次募集资金总额约为20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投资于药物临床试验研发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生产基地研发及产业化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若百济神州最终发行成功,200亿将成为截至目前科创板上市生物医药企业的最高融资额。

图片来源:百济神州招股书

据了解,2016年,百济神州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两年后,其又于港股市场成功上市。截至2月2日收盘,百济神州总市值分别为317亿美元、2521亿港元。若此次公司冲刺科创板IPO成功,百济神州将成为国内首家同时于三地上市的公司。

红筹架构冲刺科创板,回A或成大势所趋

招股书显示,百济神州是一家设立于境外开曼群岛并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及香港联交所上市的红筹企业。据上交所信息,在此之前已有6家红筹公司申报科创板IPO,其中,华润微、中芯国际、九号公司已成功登陆科创板。

已成功登陆科创板的三家红筹公司中,华润微于2020年2月27日于科创板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为50元/股,首日涨跌幅达228.43%;中芯国际于2020年7月16日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为95元/股,首日涨跌幅达201.97%;九号公司于2020年10月29日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为33元/股,首日涨跌幅达103.27%。

截至2021年2月2日收盘,在已上市的225家科创板公司中,中芯国际、华润微和九号公司的总市值分别排名第一、第十三、第十二,均名列前茅。

此外,科技巨头旷视科技、联想集团也先后开启科创板IPO上市辅导,欲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又称:CDR)并在科创板上市。

越来越多的科技巨头、红筹企业回归A股并将科创板作为国内上市“基地”,彰显出的是国内资本市场改革创新的不断深化和包容性的持续提升。

据了解,此前,由于结构、制度等方面的短板,多家红筹企业因不符合境内上市规定而纷纷转赴境外上市。2020年6月,上交所交所发布《关于红筹企业申报科创板发行上市有关事项的通知》,对红筹企业申报科创板发行上市中涉及的对赌协议处理、股本总额计算、营业收入快速增长认定、退市指标适用等事项,均做出了针对性安排,降低了红筹企业科创板上市的门槛。

研发投入高导致亏损?研发费用率最高超400%

回看选择红筹架构上市的百济神州,财务数据显示,其2017年-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11亿元、13.10亿元、29.54亿元、14.59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9.82亿元、-47.47亿元、-69.15亿元、-81.04亿元。报告期内归母净利润均为负。

图片来源:百济神州招股书

百济神州称,公司共有2款自主研发药物处于商业化阶段:分别为BTK小分子抑制剂百悦泽®(BRUKINSA®,泽布替尼胶囊,zanubrutinib)和抗PD-1单抗百泽安®(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tislelizumab)。

其中,BRUKINSA®(百悦泽®)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加速批准3上市,于2019年11月在美国开始商业化销售。百悦泽®(BRUKINSA®)和百泽安®获得中国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4并分别于2020年6月和2020年3月在中国开始商业化销售。

公司另有1款自主研发候选药物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pamiparib)已在中国提交NDA。公司的商业化产品及临床阶段候选药物共有47款,包括7款商业化阶段药物5、5款已申报候选药物和35款临床阶段候选药物。其中,公司共有2款自主研发药物正在上市销售,1款自主研发候选药物的NDA已被中国国家药监局受理并纳入优先审评、8款自主研发候选药物处于临床在研阶段、以及36款临床或商业化阶段合作产品。

尽管已有2款自主研发药物处于商业化阶段,但由于公司在药物早期发现、临床前研究、临床开发、监管审查、生产、商业化推广等多个环节的持续投入,百济神州在报告期内仍保持持续亏损,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为-243.03亿元。

此外,百济神州坦言,随着公司持续进行候选药物开发及寻求监管机构批准、扩张生产及制造设施、商业化在研药物(包括公司自主研发及从安进及其他合作方的获授许可的在研药物),公司存在未来继续亏损的风险,且该等亏损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在研发投入方面,百济神州手笔可谓极为大方。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20.17亿元、45.97亿元、65.88亿元、66.03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25.20%、350.88%、223.03%和452.66%。

图片来源:百济神州招股书

报告期内,公司的投入研发费用合计198.05亿元。也就是说,近四年来,百济神州投入近200亿元用于研发,然而,仅有2款产品正式进入商业化阶段,这不得不令人怀疑其研发的进度是否过于缓慢。

尚未盈利是药企常态?已上市药企“扭亏”道阻且长

由于巨额研发费用和在售产品尚不能覆盖成本及费用,百济神州目前尚未盈利且存在大额累计亏损。资本邦梳理生物医药企业财务数据发现,这一情形在药企中并不少见。

众所周知,由于在研发方面的投入,生物医药企业一直以来均以“烧钱”而闻名,这导致了很多生物医药企业在成立后很长时间不能盈利,由此也产生了一个怪相:尚未盈利,甚至存在大额亏损的企业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募资。

截至2021年2月2日,在科创板已上市公司中,共有7家公司携“尚未盈利”的财务数据成功上市。

在上述7家上市公司中,资本邦查询招股书发现,上市前存在未弥补亏损最高的为君实生物,亏损额高达19.99亿元;未弥补亏损最低的公司为艾力斯,亏损额为2.18亿元。

就上市以来的股价表现来讲,泽璟制药、康希诺和君实生物相对于发行价的涨跌幅均超70%,而前沿生物和百奥泰表现则并不理想,双双“破发”。

就业绩表现来看,截至2021年2月2日,上述7家公司中,艾力斯、神舟细胞、百奥泰和泽璟制药四家公司2020年预计业绩减亏;前沿生物、康希诺和君实生物2020年预计增亏。但不论增亏还是减亏,7家公司截至目前都尚未扭亏。

基于“尚未盈利”的特性,上述企业均在拟上市之时便已提前“预警”:若公司自上市之日起第4个完整会计年度触发《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2.4.2条的财务状况,即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净利润(含被追溯重述)为负且营业收入(含被追溯重述)低于1亿元,或经审计的净资产(含被追溯重述)为负,则可能导致公司触发退市条件。

在2020年预计增亏的3家公司中,前沿生物预计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约4,300万元到5,100万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约亏损2.29亿元到亏损2.49亿元,增加亏损约2,666.14万元到4,666.14万元。

康希诺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5.1亿元到-5.4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亏损增加3.36亿元到3.66亿元,同比增加192.36%到209.55%。

君实生物预计2020年年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17.06亿元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亏损增加9.3亿元左右,同比增加119.87%左右。其中,公司预计2020年度研发费用为18.24亿元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92.79%左右。

尽管7家公司的“四年之期”还很遥远,但就目前的业绩表现来看,想要彻底推开头顶退市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道阻且长。

头图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