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巨亏115亿元,更名为*ST易见!昔日区块链第一股因何至此?

原创 资本邦 · 2021-07-08 · 黄小毅
沪市唯一一家年报“难产”的公司终于“交卷”了,可惜迟来的财报却爆出“噩耗”!易见股份(600093.SH)7月7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简称变更为“*ST易见”。那*ST易见为何走到这一步?

沪市唯一一家年报“难产”的公司终于“交卷”了,可惜迟来的财报却爆出“噩耗”!

有着“A股区块链第一股的”易见股份(600093.SH)近期发布公告称,公司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115.24亿元;2021年一季度净利润继续亏6786.81万元。

同时,因公司2020年度财报被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简称:天圆全)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2020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7月7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简称变更为“*ST易见”。那“披星戴帽”的*ST易见为何走到这一步?

【业绩惨淡】

资料显示,易见股份前身系四川禾嘉股份有限公司,于1997年6月26日在上交所上市;2015年8月禾嘉股份完成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用于供应链管理及其相关的商业保理业务;2016年该公司将持有中汽成都配件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予以出售;2017年3月20日更名为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禾嘉股份原本主营业务为农副产品的深加工、销售,以及机械阀门制造。自2017年更名后,主营业务改为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企业也因为“A股区块链第一股”的称号,在市场名声大噪。

更名以来,其依托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业务发展的风生水起,利用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等技术自主研发的“可信数据池-4.0”产品,是较早的供应链管理以及供应链金融底层贸易资产系统,“数字化可信仓库”、“数耘”系统等利用区块链等技术,也是产业平台数字化的早期产品。

根据最新年报显示,易见股份营业收入出现快速下滑,2020年营收97.17亿元,同比下降36.68%,为近5年来最低。其主营业务为供应链管理,占92.44%,保理业务占6.4%,信息服务业务占据0.91%。净利润同样出现快速下滑,亏损115.2亿元,同比下降1400.78%。每股收益为-10.27元,同比下降1400%,截至当时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97.41亿元,净资产为-34.7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35.58亿元。

惨淡的不仅仅是2020年,2021年一季度业绩也达到了近5年的最低点。2021年其营业总收入快速下滑至12.1亿元,同比暴跌42.51%。自2018年以来,易见股份的同比总营收持续下降。一季度净利润亏损6786.81万元,同比下降172.02%;公司净资产 -35.49亿元。

公告显示,公司业绩亏损的“大头”系报告期内各项业务的计提大额减值损失。经过公司及公司子公司对2020年末存在发生减值迹象的资产(范围包括应收款项、预付款项、其他应收款、应收保理款、委托贷款、长期应收款、长期股权投资等)进行全面清查和资产减值测试后,基于谨慎性原则,2020年度公司计提各项信用减值准备合计116.25亿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2.73亿元,两项共计118.99亿元。其中金额最大的是逾期的房地产保理业务,计提金额达53.37亿元。

更另公司雪上加霜的是,对于易见股份2020年年报,其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天圆全表示由于“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基础”部分所述事项的重要性,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作为对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的基础,所以不对易见股份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

也正是由此原因,易见股份7月7日复牌后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易见”,日涨跌幅限制为5%。值得注意的是,在停牌之前,*ST易见就已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复牌后的两天又是连续一字跌停,截至今日收盘,股价报5.35元,创下新低。

【前控股股东占用资金42亿元】

随着年报披露的,还包括公司在核查过程中,收到了前控股股东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天控股)来函确认,截至2021年6月20日,其通过公司的4家客户,即云南富源县宏丰铁路货运有限公司(简称宏丰铁路)、曲靖市沾益区三鑫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三鑫煤业)、宣威市众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众泰能源)及曲靖市图鑫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图鑫商贸),对公司及公司子公司构成资金占用42.53亿元。九天控股承诺在2023年6月30日以前,分笔偿还占用资金及对应资金占用费,并以资产抵押、个人无限连带责任保证等方式提供担保,为九天控股还款承诺提供担保。

公告中提到,九天控股构成的42.53亿元资金占用(未含资产资金利息),其中2020年末资金占用金额为41.56亿元,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新增占用0.97亿元。

针对上述问题,上交所火速下发监管函,其中就将矛头之一指向了前任控股股东资金占用问题。

7月5日晚间,上交所发函表示,要求易见股份应当督促九天控股尽快偿还占用资金,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资金足额、及时清偿。

此外,上交所要求易见股份及九天控股应当尽快明确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归还安排、资产保障是否充足等,并自查出现资金占用的责任人、资金去向,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违规担保、资金占用、关联交易等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而回顾九天控股此前的行为,不难发现,似乎在很早之前,九天控股就有了自己的“小算盘”。

2018年8月,彼时的控股股东九天控股将其持有的19%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有点肥科技行使;随后云南滇中集团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滇中新区管委会成为实控人。

2019年10月,九天控股将其持有的约5612.24万股(占总股本5%),以1.52元/股的转让价格转让给了上海港通,转让价款约6.47亿元。

2020年2月,易见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滇中集团拟协议转让8979.58万股(占总股本8%)公开征集受让方,云南工投集团将参与此次公开征集;同时,九天控股拟将其持有的2.02亿股(占总股本的18%)转让给工投君阳;根据公告显示,工投君阳为云南工投的控股子公司

2020年8月18日,九天控股已完成股份转让过户登记至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价格12.83元/股,转让总值约25.92亿元。

在2019年11月-2020年8月18日期间,九天控股还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4291.02万股,累计减持3.01亿股,合计减持套现约37亿元。

2020年9月,易见股份公告披露,九天控股还计划在2020年9月-2021年3月23日通过竞价交易减持不超过2244.9万股。在2020年底披露的公告显示,2020年9月-12月23日,九天控股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成功减持了714.54万股,占总流通股本比例0.64%,再次套现7685万元。

2020年12月23日,九天控股发布公告称继续减持。一系列操作下来,持股比例从31.44%减至10.56%。九天控股通过上述减持操作累计套现金额已接近40亿元。

【高管集体离职】

除了这些问题,公司在2020年业绩巨变之下,公司管理层也“人心浮动”,从2021年年初开始,涌现了一批董监高“离职潮”。

2021年1月,董事长阚友钢因身体原因辞去董事、董事长及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2021年3月,董事冷天晴由于个人原因,目前无法正常履职责,辞去公司董事、执行董事以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同月24日,董事、总裁吴江因个人原因辞去非独立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以及公司总裁的职务。

到了4月份,公司又连续发布两份公告,财务总监肖琨文和监事吴育均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

2021年5月20日,独立董事高巍、刘譞哲因个人原因请辞独立董事及相应专门委员会职务。

2021年6月4日,董事会秘书薛鹏因个人原因辞职;12日,职工监事吕玲因工作变动原因辞职;19日,独立董事王建新因个人原因请辞公司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主任委员及提名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后记:

短短几年时间,从被投资者热捧的区块链第一股到业绩暴雷,从巨额盈利到巨额亏损 ,*ST易见未来是否还有未被曝出的秘密,企业又能否顺利走出泥潭,我们还将拭目以待。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