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第三张金控牌照获批受理!集团层面整体申请,金融版图覆盖12家公司

原创 资本邦 · 2021-08-25 · Sia
对于发起设立的方式,光大证券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分析,北京金控、中国中信和光大集团三家公司各有特点。其中,中国中信采用了集团下设金控公司方式,金控公司统筹相关业务板块;光大集团选择了集团层面直接设立金融控股公司方式。而北京金控则属于地方政府金融控股公司的申请设立。

时隔三个月,人民银行受理申请的第三家金融控股公司来了!

8月24日,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受理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申请的公告》。

公告称,根据《国务院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等规定,人民银行受理了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金控集团”)关于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的行政许可申请。

(图片来源:人民银行)
  • 金融牌照齐全,版图覆盖12家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金控集团于2018年10月19日注册成立。由北京国有资本运营管理公司100%控股,注册资本金120亿元。

北京金控集团官网显示,作为人民银行确定的全国5家金控公司模拟监管试点机构之一(其余四家分别是招商局集团、上海国际集团、蚂蚁金服和苏宁集团),北京金控集团承担着探索完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制度、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大使命,以及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市属国有金融资源布局、做强做优做大首都金融业的重要职责。

根据天眼查信息,北京金控集团目前持有12家重要金融机构股份,涵盖征信、财富管理融资担保、期货经纪、券商、银行等领域。旗下拥有北京农商银行、中信建投证券、北京市融资担保投资集团、北京资产管理公司和朴道征信公司等多家持牌金融公司。

(图片来源:天眼查)

日前,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范文仲表示,集团目前已拥有银行、证券、个人征信等牌照,其中个人征信牌照是目前国内仅有的两张牌照之一。持牌金融机构管理是集团的“骨架”,投资基金体系是“肌肉”,金融科技是“大脑”。

  • 集团整体设立金控牌照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5月和6月份,人民银行刚刚受理了中国中信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信)以及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下称:光大集团)关于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的行政许可申请。

其中,中国中信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金融控股公司由中国中信100%全资持股,而光大集团发起设立的金控公司则分别由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财政部持股63.16%和33.43%。

对于发起设立的方式,光大证券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分析,北京金控、中国中信和光大集团三家公司各有特点。其中,中国中信采用了集团下设金控公司方式,由金控公司统筹相关业务板块;光大集团则选择了集团层面直接设立金融控股公司方式。而北京金控则属于地方政府金融控股公司的申请设立。

根据2020年9月落地实施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下称:《金控办法》),如果企业集团内的金融资产占集团并表总资产的比重达到或超过85%的,可申请专门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由金融控股公司及其所控股机构共同构成金融控股集团;也可按照办法规定的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的同等条件,由企业集团母公司直接申请成为金融控股公司,企业集团整体被认定为金融控股集团,金融资产占集团并表总资产的比重应当持续达到或超过85%。

(图片来源:光大证券研究所)

据悉,不同于此前获得受理的中国中信和光大集团,北京金控集团成立之初人民银行就已在研究起草金控集团监管办法,因此,该公司组建时所明确的公司架构、业务范围等就参照金控集团监管精神。其申请设立金控公司的模式将为整个集团申请的金融控股公司牌照。

  • 有序推进金控牌照批设,稳妥推进存量整改

在金融业持牌经营的强监管之下,当前,人民银行在金融控股公司的市场准入管理方面也一以贯之的展现出严格准入、强化监管的高压态势。

今年4月,人民银行发布《金融控股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任职备案管理暂行规定》,成为金控公司监管框架首个配套细则。而在去年9月《金控办法》实施之际,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还曾提到,下一步会完善制度框架,对金控公司的监管需要更具体的、更细的操作规则,比如并表管理、资本管理、关联交易管理的规则等。

对此,光大证券研究所王一峰表示,下一步监管将继续采取宏观审慎管理与微观审慎监管相结合的方式,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以并表监管为基础,对金融控股公司进行全面、持续、穿透监管,建立统筹监管机制。

他认为,有关部门将有序推进金控牌照批设,稳妥推进存量整改。随着中信、光大、北京金控成立金融控股公司的申请正式受理,后续央企集团、地方金控、大型民企及互联网金控等细分领域的金融控股公司批设预计将逐步推进。

此外,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孙海波还分析指出,金控最核心的监管手段是高管准入、资本监管、关联交易风险防范,但目前金控集团的资本规则框架和关联交易监管规则仍然缺失,需要央行进一步出台明确规则,尤其是互联网平台的集团内部关联交易相对复杂,不仅仅涉及传统金融机构所谓自融,或者金融机构和股东及关联方的资金往来这种关联交易,还涉及客户推介、引流、客户信息数据推送、征信等新型的关联交易。

头图来源:图虫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为侵权。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精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