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股 · 正文

趣店:一次为他人做嫁衣的“参股”买卖

转载 智通财经 · 2020-06-08 ·
股票回购显然并没有增强投资者的信心,股价依然不振,因为其商业模式并没有改变,意味着其盈利能力也难以改善。而上马“万里目”,斥资入股寺库,趣店又将矛头指向了奢侈品电商,只是这一次能拯救趣店于水火吗?

暨1月份公告将豪掷5亿美元进行股份回购之后,近日趣店(QD.US)又有大动作。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6月3日美股盘前,趣店发布公告称,同意以每股9.80美元或至多1亿美元的总价,认购寺库集团(SECO.US)新发行的1020万股A类普通股。交易结束后,趣店将成为寺库集团的最大股东,持有该公司约28.9%的股份。此外,两家公司还将签署在线奢侈品电子商务业务的合作协议。

趣店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敏表示,“此次合作将为寺库和趣店推出的全球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带来价值,同时也为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打下良好基础”。据悉,寺库是一家奢侈品服务平台,由网站、移动应用和线下体验中心组成,提供超过40万个单品,覆盖3800多个全球和国内品牌。

然而该公告发布后,寺库反而成为更大赢家。美股开盘后,趣店股价涨幅迅速达到10%,不过很快回落,截至收盘涨幅仅5.4%;另一边,寺库股价迅速飙涨超过100%,截至收盘仍录得涨幅52.6%。

image.png

好景不长,仅坚挺了一日之后,趣店和寺库的股价便扭头向下继续跌。而这种势头,对于趣店来说,仿佛已经成为一种日常。

百亿美元市值,出道即巅峰

两年多以前,2017年10月在美上市的趣店,以高速增长的业绩引得资本市场的看好,发行价24美元,首日开盘一度涨到35.45美元,市值达到113亿美元,出道即巅峰。而从此之后,35.34美元成为历史,趣店的股价一路向下,时至2020年6月5日,股价跌至1.54美元,市值3.9亿美元,较巅峰时期缩水96.5%。

而这一切,跟趣店的诞生和成长经历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2014年3月,趣店的前身趣分期在北京成立,从名字可以看出来,其最初的业务便是面向信贷市场。然而彼时,互联网金融刚刚萌生,其市场认可度极低,信贷市场还是银行信用卡的天下。不过,趣分期仍然在夹缝中发现了商机,那便是校园贷。由于监管原因,银行信用卡逐步推出了大学校园的信贷市场,彼时学生申请信用卡难度极高,趣分期正式抓住这样一个缺口,赚取了第一桶金。

从2014年到2016年,两年时间趣分期的注册用户已经达到了2000万,期间公司规模不断扩大,并且先后获得天使轮融资、蓝驰创投、昆仑万维和蚂蚁金服等几轮融资,合计融资超过4亿美金。2016年7月,趣分期更名趣店。

蚂蚁金服领投,不仅带动了市场对于趣店的认可,支付宝更是直接开放流量入口,令趣店的注册用户暴增,带动业绩节节攀升。

截至2017H1,趣店上市前夕,其营收18.3亿元,同比增长393%,净利润9.7亿元,同比增长697%。于是出现了前文的现象,资本市场对于趣店的故事和业绩极有兴趣,若按照截至2017H1的净利润计算,滚动市盈率达到约45倍。

不过这一切辉煌在上市不久之后,便化为泡影。先是上市第三天后便开启长达一周的连跌模式,随后又在一个月后出现九连跌,到2017年11月24日,股价只有12美元,市值较刚上市时“腰斩”。此后便是长达两年的跌跌不休。

“善变”的趣店

出现这种情况,实际上早就埋下了伏笔。2016年4月,银监会联合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贷款风险方法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已经对于校园贷的泛滥有所警觉。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针对“校园贷”的监管政策出台,以及市场上对于趣分期商业模式的质疑声,罗敏不得不将“趣分期”暂停,宣布退出校园市场,并更名为趣店,开始给华尔街讲新的故事——分期消费,目标借款人从大学生转移到年轻消费者,转型向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费金融领域发展。

而所谓的现金贷、分期业务等,由于相较信用卡门槛低、操作方便等迅速铺展开来,却极大增加了市场的借贷风险,P2P暴雷频频出现,2017年11月21日,《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迅速出台,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

这些政策的出台,相当于直接掐住了趣店的咽喉,虽然凭借强大的用户数量,趣店在2017年业绩仍然大增,但是营收增速从上一年的500%直接降到230%。

不过,趣店并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2018年1月,罗敏在北京集团总部首次对外披露了旗下汽车新零售业务布局,推出了大白汽车分期。80天内,大白汽车迅速在全国开业了175家自营门店。至2018年底,上市募集的9亿美元资金中有3亿美元被用于大白汽车业务的资本投入。而由于汽车市场的不景气,趣店又缺少经营经验,大白汽车最终惨淡收场。

随后,趣店又先后推出“趣学习”、校园社交项目“相同”、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等,但在正式财报中,趣店并未进一步披露这些项目的相关内容。

兜兜转转到最后,趣店的业务重心又重新落回到线上贷款。2018年三季度,趣店推出了“开放平台战略”,将原来以2C的模式变成了2B模式为主。

但是2019年趣店接连遭受打击,蚂蚁金服不再持有趣店股份,昆仑万维也退出股东系列,蓝驰创投也不再是其主要股东。之前领投的股东纷纷退出,趣店的声望一落千丈。

业绩转盈为亏,用户增长失速

2019年11月18日,随着趣店2019Q3业绩的出台,关于其争议再次甚嚣尘上。

首先是Q3业绩增速大幅下滑,其次还下调了2019年全年的利润指引为40亿元,而此前的指引为45亿元。二级市场则以21%的跌幅回馈,随后再次连跌三天,股价下探到4美元。

2020年1月16日,趣店公告宣布撤销了对于2020年的业绩指引,并在未来30个月累计回购公司股票5亿美元。当然,市场继续不买账,当日大跌19%,报3.55美元,这是趣店上市以来,股价首次进入4美元以下区间,当然,截至目前,并没有再次突破的迹象。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2019Q4,趣店总收入19.32亿元,比上一季度的25.9亿元下降25.4%;调整后净利润仅1.57亿元,环比下降85.2%。从全年来看,趣店2019年全年营收88.40亿元,同比增长了14.9%;净利润33.52亿元,同比增长31.5%。

Q4业绩连下调后的业绩指引都未达到,而这也是其不再公布2019年全年业绩指引的原因,其背后是商业模式遭到质疑、流量截断变现困难、新开业务频频失败的窘境。

2020Q1,趣店业绩继续下坡。营收9.58亿元,同比下降54.3%,净亏损4.87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9.49亿元,转盈为亏。伴随业绩下滑的,是趣店用户增长的失速。截至Q1末,趣店累计注册用户8020万人,环比增长0.93%,基本进入了零增长状态。

image.png
image.png

回购+开辟新出路,恐难救趣店于水火

股票回购显然并没有增强投资者的信心,股价依然不振,因为其商业模式并没有改变,意味着其盈利能力也难以改善。而上马“万里目”,斥资入股寺库,趣店又将矛头指向了奢侈品电商,只是这一次能拯救趣店于水火吗?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在2019Q4业绩公布的同时,市场传出消息,趣店在主营现金贷业务之外,内部孵化了一个新项目,万里目—全球跨境奢侈品购物平台。

万里目微信小程序显示,目前平台的品类主要有:护肤、女包、女装、女鞋、男包、男装、男鞋、配饰等几个品类,品牌主要有Gucci、Burberry、Louis Vuitton、La Mer等。而且首页上“100%正品,假一赔十”赫然在列,还有赵薇黄晓明等一众明星代言。

不过据了解,万里目攻下目标用户的策略是,利用社交电商的玩法,配以高额补贴和邀请分级奖励。而这一套玩法并不新鲜,远的不说,近的拼多多算是这一模式的资深玩家,但问题是,趣店真的玩得起吗?

没有电商基因,又不同于拼多多主打市场下沉、便宜的牌子,奢侈品电商的痛点似乎并不主要是价格,相对而言保真更加重要。然而万里目上线之后,质量遭受质疑、发货延迟等等,市场上差评不断。在这种情况下,以补贴吸引用户这一套,转化率要低很多,复购率更不值得期待。

况且,以趣店当前的盈利和资金情况,似乎“烧钱”也不那么容易。

在奢侈品电商领域,跨境供应链、服务等,对于公司的运营能力要求极高,而奢侈品品牌为了保证自身的品牌,想打开与之合作的渠道更加不易。天猫、京东、寺库,至今在奢侈品电商领域,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趣店显然认识到,万里目除了在价格方面之外,其他方面并无优势,而随着补贴退去,价格优势也将失去。这可能也就是其入股寺库的原因。

虽然,除了入股,趣店还会与寺库产生业务上的合作,但是市场上的蛋糕是有限的,趣店想要在自营模式上取得成绩仍然十分艰难。况且,“善变”的趣店,习惯了“赚快钱”,又有谁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再次三分钟热度?

头图来源:123RF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版权归原文作者所有。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关键词:

精选新闻